返回

總裁渣爹又向媽咪求愛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11章 真相,霍紀辰被真相砸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哼!兄弟?你在他們心裡就是個死人。

他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而你就像見不得光的老鼠,要一輩子戴著這張麵具生活。”

“不,媽媽,你騙我的,你一定是騙我的,我的親生母親怎麼可能拋棄我?我的兄弟活著,我怎麼可能會被拋棄。”

他不相信,不相信他的親生母親會拋棄他。

他堅信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母親都不會把自己的孩子拋棄。

可是他不願意去相信,真相又血淋淋的在他眼前。

霍紀辰過得很好,他媽媽每天都在罵他,是一個被拋棄的野孩子,養育之恩像一把枷鎖壓在他的肩膀上。

讓她彷彿這輩子都逃不出牢籠。

“林禦風,不管你怎麼想,你隻要記住,我是你的媽媽,霍夫人那個心狠手辣的女人殺了你的爸爸,殺了你的弟弟,你要給他們報仇,這就是我把你養大的原因。”

“嗚嗚嗚……媽媽,求求你了,我長大了會好好孝敬你,我不殺霍紀辰好不好?我不知道他是我的弟弟還是我的哥哥,但是他是我的親兄弟呀,我不殺他可以嗎?”

“啪……”林夫人狠狠一巴掌在他臉上,目光陰沉又帶著濃濃的恨意。

她疾言厲色,“冇用的東西,如果你不聽話,那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我會找人催眠你,讓你徹底的變成一個殺母殺兄弟的混蛋。”

突然有一天,林夫人帶著一個很神秘的男人回來,他很瘦,穿著衝鋒衣。

那個男人看著他笑得很神秘。

“你……你是誰?”

男人聲線邪惡,笑的很恐怖,“我能讓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也能讓你恨著該恨的人哦。”

他害怕得快速後退了一步,他猛的看向慈愛的養母:“媽媽……”

“小風,你不聽話,媽媽隻能這樣對你了,你呀,不聽話,很不聽話,從此以後,你隻能吃早餐,不能吃晚餐,你要努力上學,大學畢業後,就成立自己的公司,你不能讓養你一場的媽媽失望。”

“還有,從此以後你不能交朋友,你隻能聽我的話,是我把你養大的,是我把你救活的,小風,如果你再不聽話,又會像條狗一樣又被我拋棄。”

再後來,他每次回老宅吃飯,吃完飯他就會很困。

“總裁,這次回老宅,你一定要注意,每次回老宅,你都會昏睡過去,我已經準備好了竊聽器,到時候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再後來,他出了車禍,知道了霍夫人要殺霍紀辰,他腦海裡,似乎有什麼東西破繭而出。

可是後來發生的事情他忘記了,他發生了什麼?

他為什麼要殺霍紀辰?

“啊……”過往的一切糾纏著他。

所有的記憶瘋狂湧現,他不過是霍夫人複仇的殺人工具。

“林禦風,林禦風,你怎麼了?”司純用力拍打著魔怔了的林禦風。

林禦風痛苦的看向霍紀辰,“阿辰,阿辰,對不起,對不起,阿辰……”

司純:“……”

林禦風瘋狂地爬起來走過去,把霍紀辰扶起來,“你怎麼樣?有冇有傷到?哪裡痛?”

司純:“……”

額……。

她一頭霧水。

這怎麼回事?

霍紀辰用力推開他:“滾開。”

他用儘全力推開林禦風,爬向楚卿悅。

林禦風摔倒在地,才猛然想起司純的話。

楚卿悅是他的親生母親。

“媽媽……媽媽……”他連滾帶爬的過去,看著渾身是血的媽媽,不知道要怎麼做?

“阿辰,媽媽是不是……”

“你閉嘴。”霍紀辰犀利的眼眸瞪著他,他麵具下,應該有著一張和他一模一樣的臉。

司純捕捉到了林禦風那聲媽媽,她疑惑的問:“林禦風,你清醒了?”

林禦風一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被催眠了,你要殺霍紀辰。”司純看到爬不起來的霍紀辰,心疼極了,他那雙腿纔剛剛好,這一撞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好。

林禦風想到了他想起來的那些過往,猛的看向霍紀辰,“先把我媽媽和阿辰送到醫院裡去,其他的事情我一會再解釋。”

林禦風把地上的親自鑒定書撿起來塞到口袋裡。

救護車的聲音傳來,溫柒羽也跑過來,她看著楚姨:“我靠,我真是服了你們幾個了,還有閒心在這裡聊天,快一點,救護車來了。”

溫柒羽流淚滿麵的看著楚姨。

司純也木納的看著楚卿悅,她搖頭說:“不能動楚姨,等著救護車過來,她,需要輸血,林禦風,你和楚姨血型一樣,你跟我去醫院輸血。”

“好好好。”林禦風看向媽媽身上的針,他真不敢想,在病房裡的時候,媽媽認出了他,這就是母子連心。

林夫人說,他是被媽媽拋棄的。

原來不是,他是被林夫人偷走的。

救護車來了,司純指揮著救護人員怎麼移動楚姨。

在眾人都協助下,楚卿悅和霍紀辰被送去醫院。

林禦風和溫柒羽還有楚姨坐一輛救護車。

而霍紀辰和司純坐一輛救護車。

顧澤離開去安排安保問題,他知道司純會安全把霍紀辰送到醫院。

車裡,霍紀辰握著司純的手,他全身疼,但他更擔心媽媽。

“阿純,楚姨會冇事的,是不是?”他聲音嘶啞得厲害,今天的真相,衝擊得他腦袋有些發懵。

楚卿悅是他的媽媽,林禦風是他大哥,看林禦風的表情,他是一直知道真相的。

司純垂下眼簾,難受地哭了出來:“我不知道,楚姨傷的很嚴重,霍紀辰,要是楚姨出事了,該怎麼辦?她傷的很嚴重。”

她隻有霍紀辰可以這樣說了,林禦風是楚姨的兒子,這話她不敢對林禦風說。

“韓司純,你是誰?”霍紀辰知道她是太著急纔會這樣,他激動的大吼。

司純被她吼的一震,木納的看著他,隻有眼淚在無聲的滑落。

霍紀辰握緊她的手,給她無儘的力量,“阿純,看著我。”

司純含淚的美眸看著他,輕輕抽泣著。

霍紀辰目光深深望著她痛苦著急的美眸裡,低聲溫柔地說:“阿純,靜下心來,如果連你都救不了楚姨,你想想還有誰能救?阿純,你不能自亂陣腳,你放鬆心態,阿純你一定行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