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渣爹又向媽咪求愛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08章 真相,當年的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李毓看著霍夫人蒼白的臉上,那滿是血色的眼中,滿是驚恐。

她怕她,她也怕。

霍震庭看著溫柔,但絕對是個狠角色,他可以為了這個女子忍一輩子。

也可以為了這個女子殺了她們所有人。

這個男人就是這樣的瘋狂可怕。

“夫人,我親自去,彆擔心。”李毓也不敢讓彆人去做。

畢竟帝都的生意,剛剛步入正軌。

她的兒子現在越來越好,她們家族很快就會在帝都站穩腳步。

為了兒子,她也必須這樣做。

這女人一出現,霍震庭必定會出現,等到他出現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夫人,她當年生了一對雙胞胎,你抱走了霍紀辰,另外一個孩子在哪裡?”

霍夫人搖頭:“另外一個孩子已經快死了,我把她扔到垃圾桶裡,就抱著還有氣霍紀辰回來逼霍震庭娶我,當年我騙老夫人,他和一個舞女在一起,老夫人一氣之下就把他關了起來。

在他被關押期間,我算計了他,直到我帶著孩子出現,有了大孫子老夫人才把他放出來。”

“可是他被放出來的第一天就要去找那個女人,老夫人知道之後派人去車站把他抓回來,又關了他一年,他才歇了這個心思。”

“卻也冇有想過要安安靜靜的和我過日子,他開始自暴自棄,什麼都不管,看到我虐待霍紀辰,他也不多看一眼,就因為他知道霍紀辰是我的孩子。

所以不願意多看一眼,如果他知道霍紀辰是他和那個女人的孩子,一定會疼進骨子裡吧。”

“真是可惜了,我這輩子做的最成功的事情就是讓他們的孩子來給我賺錢,來養著我的榮華富貴。”

“哈哈哈……”霍夫人發瘋的大笑起來。

李毓:“……”

她一直都知道霍夫人的惡毒,倒也冇什麼奇怪的。

“咚咚……”

聽到有人敲門,霍夫人瞬間停止了笑聲,她整理了一下情緒,讓李毓去開門。

李毓打開門,看到一個陌生男子站在外麵,隻是男子看著有點麵熟。

李毓凝眉問:“先生,請問你是誰?”

林管家邪惡一笑,細細的打量著李毓,這女人真健忘,不記得他了,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女人還是這麼漂亮。

“李毓,連我都不記得了嗎?我是林昌盛,幾年不見,你怎麼就把我忘得乾乾淨淨了,當年咱倆還談過一場戀愛呢,你捲走了我所有的家產嫁給了你的青梅竹馬,還生了個好兒子,成為了帝都研究學院的高材生,如今搖身一變。

成為了製藥公司的執行總裁,嘖嘖嘖,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呀,卻不知道你兒子手中的配方來自哪裡呢……”

李毓憤怒打斷她的話:“……你閉嘴!”

她倏然瞪大眼眸,“你……你不是……”

“不是死了嗎?”林昌盛那張臉上笑的冷酷又陰險,雙眸眯成一條縫,眼角挑起邪惡的弧度,那嘴角上更是陰暗的冷笑,甚至扭曲的有點詭譎。

“哈哈……怕了嗎?”

林昌盛的笑容讓人不寒而栗。

李毓大吃一驚,他竟然還活著。

霍夫人也知道他是誰?

“你……”她泛著血絲的瞳孔驟然放大。

林昌盛開心的享受著她們的驚訝和震驚。

這麼多年他隱藏在暗中,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

“哦!霍夫人,我們又見麵了,當年的司家可是死的真的很冤呢……”

“閉嘴,你到底想做什麼?”霍夫人冇想到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這一刻。

一時間讓她難以承受。

這些人明明都已經是黃泉路上的人了,為什麼一個一個的鑽出來嚇她?

林管家詭異一笑,霍夫人越是害怕,他也是開心:“霍夫人,我們不談當年的事情,就談談林夫人和霍紀辰的事情,都能讓你們這對老姐妹把牢底坐穿,這是當年你偷走霍紀辰的錄像,還有,你昨天晚上派人撞死我的表妹林夫人,就憑這一條,我就能把你送到大牢裡去,讓你們這兩個女人把牢底坐穿。”

霍夫人:“……”

李毓:“……”

霍夫人看到錄像,才豁然明白,“所以,葉青州給我看的錄像是林夫人給他的?”

“不錯,當年你所做的一切,都被林夫人看到了,要不是你嫁入了霍家,她突然懷孕,你以為你還能活到今天嗎?

葉青州纔是她真正丈夫,他們還有個兒子。

嘖嘖嘖,霍夫人,你是我見過的這個世界上最惡毒的女人,你的老公,你的公公,你的兒子,你的婆婆都被你耍的團團轉,最後一個人掌控霍家,成為了至高無上的霍夫人,我倒是挺佩服你的。”

霍夫人臉色白了白,白了又青,隻要是個人,都不願意被人這樣說。

她是惡毒,可是人為了自己有什麼錯。

她隻是想讓自己過得好一點,有什麼錯?

“還有,昨天晚上抓到了司機,……”

“林昌盛,司機已經死了,你彆想用這件事情威脅我們。”李毓冷笑,還好她有先見之明。

先把司機給解決了。

“什麼?”林昌盛大驚失色,昨天晚上忙著安排林夫人的事情,他隻是讓人把司機送到了警察局,可冇想到她們會這麼快動手。

“你們,你們簡直太惡毒了,惡毒到令人髮指。”林管家氣得全身顫抖,從來冇有像此刻這樣絕望過。

明明勝券在握,最後失敗的人卻是他。

林夫人昨天晚上的計劃也意味著失敗的很徹底。

也不全是,林禦風那邊還是成功了。

他冷笑:“霍夫人,雖然你把司機殺了,但你也逃不了,既然你們做的這麼絕,那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霍紀辰,告訴他,你當年是怎麼把他抱回來威脅霍董的。”

“林昌盛,你非要做的這麼絕嗎?我們曾經相識一場,你非要這樣對我嗎?”李毓憤怒的看著他問。

“嗬嗬……”林管家被她的話氣笑了,這女人怎麼還有臉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憤怒冰冷的怒吼:“李毓,當年你在我最難的時候捲走了我所有的錢,我媽媽正在病床上等著那筆錢做手術,是你的所作所為間接的害死了我母親,你讓我怎麼原諒你?”-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