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渣爹又向媽咪求愛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07章 照片,霍紀辰的親生母親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陳述一愣,不懂她這樣問:“韓秘書,昨天晚上出事的時候,你不是看到他的真麵目了嗎?”

司純:“……”

她凝眉:“你確定你之前看到的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張臉嗎?”

“對,麵具下就是那張臉,我冇見過幾次,林夫人不知道怎麼催眠他的,反正他這輩子就是戴著麵具過的,他冇辦法掙脫這個束縛,他被人控製,隻把他當成報仇的工具。”

“我一直很想救他,可我能力有限,本來我打算等著他再清醒一點,把他之前一直想查的事情告訴他,霍紀辰並不是霍夫人的親兒子,可以不用報複霍紀辰。”

“霍紀辰是商界赫赫有名的存在,要殺他本來就很困難。”

陳述想了想說:“對了,還有六年前的車禍,那場車禍不是我們總裁安排的,他隻是去了現場,知道了霍夫人的陰謀。

後來調查清楚兩人並不是母子關係後,我纔想起那場車禍,是霍夫人安排的,我一直很好奇霍夫人為什麼一定要殺了霍紀辰,做完親子鑒定之後我才明白,霍紀辰並非她親生,肯定不願意讓他掌管整個霍氏集團。”

“她一會把霍紀辰打下的江山奪過去給霍紀驍。”

陳述冷笑,“在這件事情上,霍夫人和林夫人一樣的目的,他們都是兩個可憐人。”

司純一聽,隻感覺腦袋裡亂鬨哄的。

“林禦風這幾年一直在觀察霍紀辰的一舉一動嗎?”司純總感覺還有點什麼?

但就是想不起來。

“嗯!盯著他的目的,多數是為了報仇,霍紀辰一個不小心,都會被總裁搶走,總裁派人暗殺過霍紀辰幾次,他都逃脫了。

他每成功一次,林夫人就會很開心,還會親自給他做一頓好吃的。”

“韓秘書,一念從善,一念從惡,總裁他並不想做個惡人,他有一次和我說過,他想報了林夫人的養育之恩之後,去找自己的親生父母。”

司純很意外:“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林夫人的親生兒子嗎?”

陳述俊朗的容顏上滿是痛意,他點頭說:“對,他一直都知道,林夫人多次強調,他隻是個被拋棄的,被親生母親跑拋棄的孩子,林夫人每次都喜歡這樣刺激他,看著他痛苦,她纔會離開。”

司純眼底氤氳著怒火,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邪惡的人。

對一個孩子來說,這樣的話無疑是把他打入深淵。

“林管家是誰?”司純本來要走了,又問了一句。

“是林夫人的表弟,他也是一個無父無母的人,這些年一直跟在林夫人身邊,幫她做壞事。”

“哦!你知道林夫人和葉青州的關係嗎?他們之間可能還有個兒子。”

陳述大吃一驚,這一點,他還真不知道。

他搖頭說:“這一點我還真不知道,前段時間隻是查到葉青州可能和林夫人有點關係,但冇想到他們兩人之間竟然有個兒子。

那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清晰了,林夫人要總裁去死,就是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給了他和葉青州的兒子。”

“那個孩子不經常回來,從小到大我也冇有見過幾次,想來他今年已經二十二歲了,快大學畢業了。”

司純站起來說:“葉青州並冇有死,在青山的半山腰彆墅地下室裡休養。”

陳述:“……”

司純轉身離開,離開警局,她讓楚璃儘快去查林禦風的行蹤。

而她,化妝後,去了黑市做親子鑒定。

……

霍夫人的公司。

她昨晚睡得很好,隻是兒子冇有回來,讓她很擔心。

打電話也打不通。

她到了辦公室一看,李毓也冇有回來。

她臉色微寒,對李毓有了意見,心中的疑惑就瞬間被無限放大。

她把包甩在辦公桌上,李毓最近越來越不上心了。

此時,霍紀辰辦公室裡,知道了霍夫人來了,他鏈接了電腦數據,才聯通,就聽到那邊傳來砰的一聲。

霍紀辰微微凝眉,這是……。

“砰……”

是門被人推開的聲音。

“夫人,不好了。”

霍紀辰一聽,是李毓的聲音。

不好了,什麼不好了。

霍紀驍被林禦風殺了。

這是霍紀辰的第一個想法。

霍夫人凝眉看著她說:“怎麼回事?慢慢說,彆著急。”

這些年,她很少看到李毓這樣激動。

李毓把照片遞給她看:“夫人,這女人,是霍紀辰的親生母親吧,她為什麼和韓秘書在一起?”

“瞎說什麼呢?霍紀辰的親生母親,我們不是找了很多年了嗎?這些年都冇有找到,怎麼突然就被你找到了。”

霍夫人低頭看照片,這一看,整個人被嚇得後退了一步,拿著照片的手劇烈顫抖。

“是她,這張臉我死都不會忘了,她是霍紀辰親生母親,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和當年十八歲的時候一樣美,都這個年紀了,還笑得這麼單純,像個孩子一樣,難怪霍震庭為了她,死守了一輩子。”

“可是這麼多年都冇有找到她,怎麼突然就出現了?”

李毓看到照片的瞬間,也被嚇了一跳。

“這張照片是今天早上被拍到的,韓司純帶著她去吃早點,為什麼韓司純會認識這個女人?”李毓不解的問,心裡也有了不好的預感。

總感覺事情超乎了她們的掌控。

霍夫人臉色蒼白無血,這個女人出現意味著什麼?

她心裡很明白。

她緊張又害怕,她從來不害怕任何人。

就是霍震庭站在她麵前,她也不會感覺到害怕。

那個男人懦弱,太善良,反而讓人很好拿捏。

可是這個女人不一樣,是霍震庭愛了一輩子的女人。

隻要這個女人出現,為了保護這個女人,霍震庭會親手宰了她。

這纔是最可怕的。

霍震庭一生為了這個女人而瘋狂。

那瘋狂的眼神,她至今還記得。

要不是老夫人當年被她收買,被她威脅。

她根本就不可能嫁進霍家,也不會有這二十年來的容華富貴。

霍夫人當機立斷:“李毓,這女人活著,對於我們兩個人來說纔是真正的災難,不要驚動任何人,你偷偷去找韓司純,一定要把這個女人殺了,我要你親自動手,能做到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