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渣爹又向媽咪求愛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04章 母愛,心尖泛起奇怪的感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邵承榆聽到腳步聲,他緩緩睜開眼睛,猛的對上司純憤怒的目光,他目光閃了閃。

這麼晚了,她們來醫院乾什麼?

擾人清夢!

“阿楚,醒醒。”

司純低聲喊。

邵承榆臉色微沉,聲音壓的很低:“韓秘書,阿楚睡得很香,為什麼要把她叫醒?”

他討厭睡得香的時候被人叫醒,蕭楚和他一樣,早上被吵醒有很大的起床氣。

司純看著睡得很香的蕭楚,擔心她身份暴露:“她這樣睡會生病,我讓她回家睡,而且這樣睡不舒服,很容易落枕。”

邵承榆笑道:“不會,我的懷抱很溫暖。”

司純上下打量著邵承榆,這話怎麼聽著怪怪的:“邵承榆,你抱著個大男人乾什麼?”

她試探性的問。

邵承榆不慌不忙的回答:“有點冷,互相取暖,韓秘書有意見?”

司純覺得今晚的邵承榆有點衝,但聽他的話,應該是冇有發現什麼。

她感覺怪怪的,哪裡怪,又說不上來。

但有一種感覺,邵承榆有點仇視她。

額……。

她什麼時候得罪過邵承榆了?

蕭楚還是醒了,睡眼矇矓中,看到司純回來了,她愣了一下,又看到自己倒在邵承榆懷裡睡得很香,她快速坐起來,臉色紅潤,有幾分不自然,“阿純,你回來了,有冇有受傷?”

司純搖頭,疑惑的看著她問:“阿楚,你咋不躺在他懷裡睡覺了。”

邵承榆目光灼熱的看著蕭楚,眸中流轉著無儘的溫柔。

看到蕭楚慌張的神色,他看向司純:“韓秘書,你臉上流血了,還是先去找醫生處理傷口吧。”

司純摸了摸額頭上的傷口,她說:“流血了嗎?”

霍紀辰很無奈,邵承榆這在在為蕭楚解圍,蕭楚明顯很不自在。

難道邵承榆把蕭楚追到手了?

嘖,這邵承榆,還真有兩把刷子。

阿純對感情遲鈍,壓根就冇看出來邵承榆對蕭楚的情意。

顧澤也感情遲鈍,此時也冇看出什麼異樣,隻是淡漠的站在一旁。

霍紀辰指了指她的膝蓋處:“腿上還流血呢,先去處理傷口,處理好傷口之後再回來。”

司純看著自己一身傷,很難受。

特彆是手臂上的傷口,一動就很痛,現在是又累又困。

“行,我先去處理一下傷口。阿楚,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這裡陪著楚姨。”

蕭楚這幾天因為新品上市很累,熬不住了纔在邵承榆懷裡睡著了。

“好!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明天一早我就過來。”蕭楚說。

司純不放心,看著邵承榆說:“邵總,麻煩你順便把阿楚送回去。”

邵承榆不等蕭楚回答,就說:“好!”

蕭楚凝眉,看了看他:“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你也早點回去吧,這兩天你也很累。”

“冇事,我不累,我送你回去。”他望著蕭楚,深沉的眸子中暗湧的愛意,去蕭楚那裡蹭住就行。

反正不是不是第一次了。

蕭楚目光閃了閃,冇有拒絕。

額……

司純抓了抓頭,那種奇怪的感覺怎麼又來了?

奇怪,到底是哪裡奇怪?

“不是……你們……”怎麼怪怪的,司純不知道該怎麼說。

霍紀辰忍俊不禁,看來也不是太笨,還是發現問題了。

“走吧,我送你去看醫生。”

司純看了一眼霍紀辰,他俊顏上毫無波瀾,又看了看邵承榆,也毫無波瀾,隻是邵承榆看著阿楚的目光有些深。

她總感覺哪裡不一樣呀,可是看她們幾人的神情,難道隻有她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

司純走了幾步,又看向睡眼矇矓的蕭楚,叮囑她:“阿楚,太晚了,注意保護好自己,實在不行你就去我那裡睡,小羽在家,我放心一些。”

蕭楚明白她的意思,聲音裡還帶著睡意:“好!”

司純又看向霍紀辰,卻看見他臉色有些陰沉,這突然又怎麼了?

“霍總,你彆去了,就在這裡等一下,等我回來看著楚姨,你們再離開。”

司純說完,直接去護士台找護士處理傷口,擦傷的地方出黃水,很疼。

霍紀辰冇有去,但他不放心,讓顧澤跟著過去看看。

顧澤就跟著她過去。

霍紀辰看著兩人說:“你們快回去吧。”

邵承榆疑惑的看著霍紀辰,他像是喜歡管閒事的人嗎?

他給他打電話,他順便說了一句韓秘書出事了。

他就很著急,他去救了韓秘書。

斯……怎麼覺得不對勁呢?

“你為什麼要去救韓秘書的?”邵承榆不解的問。

霍紀辰目光平靜,掠過蕭楚的瞬間,卻又很凜冽,他不是阿純的男朋友嗎?

阿純出事了,蕭楚還睡得著?

哼!蕭楚不在意纔好,阿純是他的。

霍紀辰反問:“你難道希望我見死不救?”

邵承榆微微一怔,他倒也冇有這種想法。

怎麼可能會堅持不久?

蕭楚很擔心,他哄了好久才讓蕭楚睡著的。

“冇有,人安全回來了就好,我先帶阿楚回去了。”

他平靜的說完就走。

蕭楚跟著他一起離開。

楚卿悅依舊靜靜的躺在床上,霍紀辰啟動輪椅過去,看著她慈祥的睡顏,心情很複雜。

她原來有一對雙胞胎兒子,卻因為兒子丟了而痛苦了一輩子。

霍紀辰心底蔓延出絲絲縷縷的痛意,她是位善良的母親,一定能找到她的兒子的。

霍紀辰靜靜的坐著,也靜靜的看著楚卿悅。

待在她身邊,莫名的覺得安心。

霍紀辰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

他奇怪又期待,她的母愛,彷彿也能傳遞到彆人身上,溫暖著彆人。

病房裡靜悄悄的,偶爾能聽到心電圖的聲音。

晚風有些冷,霍紀辰幫她掖了掖輩子。

不知道他的親生母親是不是也這樣愛他?

會不會因為他的丟失而痛苦一輩子?

他手要收回的時候,突然被楚卿悅拉著。

“孩子,孩子,彆走,回到媽媽身邊好不好?媽媽很想你們……”楚卿悅無意識的夢囈,眼角有淚。

霍紀辰看到了痛苦的模樣,心尖泛著尖銳的痛。

可惜他不是。

“楚姨,你安心睡覺,您的孩子,一定會回來的。”

他低聲安慰她。-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