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渣爹又向媽咪求愛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01章 真相,司純被綁架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蕭楚頷首,微微一笑:“好!邵承榆,謝謝你!”

邵承榆凝眉,走過去,在蕭楚紅唇上吻了一下。

蕭楚:“……”

他……真是……這也下得了口!

蕭楚呆呆的看著他,雖然她此刻的外表很帥氣,但她此刻的模樣,因為嬌羞而變得特彆美。

邵承榆有時候甚至懷疑蕭楚就是個女人,紅著臉的模樣,讓他想撲倒蕭楚。

邵承榆看著蕭楚呆呆的眼神,情不自禁的笑了,唇怎麼就這麼軟呢?

他目光深邃似海,聲線低沉溫柔:“真的謝我,就和司純分手,和我在一起。”

轟……

蕭楚感覺一道驚雷在腦海來炸開。

邵承榆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邵承榆……”蕭楚聲線低沉溫柔。

邵承榆知道蕭楚想說什麼,他不會放棄。

這個世界上的人罵他瘋子也好,罵他神經病也好,總之他不會放棄這個人。

看不到蕭楚,他就會崩潰。

見不到就想的發狂。

誰都不明白他的心,他不想讓自己憋屈,從小到大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他從來不會讓自己憋屈。

對於喜歡的人,他更是霸道的,不想和任何人分享。

蕭楚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她有自己的苦衷,她能怎麼辦?

蕭楚心底苦澀,她靜靜的坐在一旁守著楚姨。

希望邵承榆能快點找到司純,至於其她事情,她現在冇有心思去想。

蕭楚想著多個人多份力量,她給宋銘禦打電話,宋銘禦的電腦技術很厲害,能很快找到司純的訊息。

宋銘禦接到蕭楚的電話很意外:“蕭總。”

“銘禦,我們在醫院,可是阿純突然不見了,你能不能查一下附近的監控,看看阿純是被誰帶走了?”

蕭楚順便把醫院地址告訴我,也順便把打電話時候發生的事情告訴他。

宋銘禦聲線急迫:“蕭總,我這邊會立刻調查,你那邊有什麼訊息,一定要立刻告訴我。”

他答應好墨寶,一定要保護好小姐姐的,現在小姐姐突然不見了,他也很緊張。

怎麼突然出事了?

蕭楚:“好的。”

掛了電話,她依舊很擔心,把自己的保鏢都調集過來,出去找司純的下落。

可四十分鐘過去了,還是冇有司純訊息。

一處廢棄的廠裡。

司純被五花大綁的扔在地上。

她緩緩睜開眼睛,看到自己所處的地方,她愣了一下。

這裡是什麼鬼地方?

在看看自己,被五花大綁,她散漫一笑,這一天還真是驚心動魄。

先是遭遇車禍,被那個蠢蛋劈暈,現在這又是被綁架了嗎?

這緊密鑼鼓的事情發生的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她緩緩坐起來,藉著微弱的光看著這裡的環境,到處瀰漫著臭味。

她被送去訓練的時候,比這可怕的地方都待過,到也不害怕。

她在林禦風的病房暈倒,切爾西暴露,不用想她都知道自己是被誰抓來的。

林夫人的管家。

那個笑的很詭異的中年男子,是他帶著切爾西去給林禦風催眠的,所以,林禦風從小給活在被人給他鋪墊好的世界裡。

而林夫人直接是利用他卻報仇的。

想通了這一點,司純隻覺得林禦風很可憐。

被當成了複仇的工具,還要活在彆人給他安排的世界裡,從小活得冇有自我,如果他真的是楚姨的兒子,楚姨若是知道真相,會痛徹心扉。

等等,司純目光一愣,想到林夫人暈過去,看到楚姨那張震驚的臉,她瞬間臉色大變。

難道當年偷走孩子的人是林夫人嗎?

那麼,林夫人偷走孩子的目的就是為了養大幫她報仇嗎?

所有的猜測在腦海裡形成了,現在隻差最後一步,親子鑒定。

司純站起來,她的雙手被捆的結結實實的。

隻有腳能輕微的移動。

不行,她不能死在這裡。

她必須出去,林禦風和霍紀辰現在都很危險。

她更擔心楚姨一個人在醫院,要是楚姨身份被髮現,楚姨更危險。

司純小步小步往外挪,這裡很安靜。

偶爾能聽到遠處汽車的鳴笛聲。

除此之外就是窗外的蟲叫聲。

她心裡猜測著,這應該是在郊外。

抓了她的人也有可能是林禦風。

當時他是醒著的,聽到他打電話了。

她想把林禦風帶走,就是想保證他的安全。

可冇想到會被他打暈,還被送到這種鬼地方了。

膝蓋上麵都被捆著,這樣走也太慢了,跳又跳不起來。

司純停下來,環顧了一下四周,這廠房挺大的。

腳下都是石頭和碎玻璃。

她藉著外麵的光,蹲下,手摸索著在地上撿了一塊玻璃起來。

她的手是捆在兩邊的,捆得太緊了,幾乎冇有辦法動。

她隻能蹲下,手拿著玻璃艱難的磨著綁在膝蓋上麵的繩子。

呲啦呲啦……

寬敞暗沉的廠裡,隻聽到玻璃摩擦繩子的聲音。

“韓司純,我勸你彆費力氣了,就算你把腳上的繩子用玻璃磨斷,也出不去,外麵有十個人守著你呢。”

門口突然傳來男人的懶懶的聲音。

司純聽到他的聲音,還是慢悠悠的用玻璃碎片磨著繩子。

不管外麵有多少人,先恢複自由,才能逃跑。

站在門口的男子看到她還蹲在地上。

冷笑了一聲:“哈哈……你這女人倒是有點意思,就算你把手上和腳上的繩子都磨斷了,你也逃不了,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一般人找不到這裡的。”

司純說:“大哥,這大晚上的突然出聲音會嚇到我的,我一個小姑娘,怕鬼。”

男人:“……”

“你你……你瞎說什麼呢?都什麼年代了,還什麼鬼不鬼的?”

夜晚最忌諱這樣的敏感字。

這裡又空蕩蕩的。

前麵的山頭上就是墳地。

說句真心話,他一個大男人挺害怕的。

她一個女人醒過來,發現被關在這裡不拉屎的地方,居然冇發出半點驚訝或者害怕的聲音。

反而自顧自的蹲在地上撿起玻璃自救。

男人都懷疑韓司純到底是不是女人?

司純一聽就知道男人膽小,這男人要是在山裡,到了夜晚,一個人都不敢走夜路。

司純笑著問:“你是不是不敢走夜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