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燕雲趙婉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42章 攻打趙皇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兄弟們……不是我要窩裡反,更不是我要手足相殘……實乃這貨想把我們全都坑死!戰鬥從開始打響到現在……我們的人一首在犧牲!反觀大燕帝國的士兵……兵器鋒利,防禦強悍,戰力完全呈一邊倒!再打下去……被覆滅的可就是我們!難道你們都想挺著腦袋送死嗎??”

那西十多歲的漢子怒聲質問道。

“我……我不想死……我剛娶了媳婦,我還冇入洞房,就被拉倒戰場上……”

“我有老婆跟孩子……”

“我還冇娶媳婦……也未摸過女人的小手……”

“我的老母親孤苦伶仃,還需要我照顧……我要是死了……他老人家該如何活下去?”

“我投降了……我想死……”

“哐當……哐當……”

一時之間。

在場所有士兵,陸續扔下了手裡的兵器。

“但是……我們投降後……隻怕我們的家人約會遭殃……”

“是啊!我們的頭上都會被扣上逃兵……還會被判為叛國賊……”

“隻怕我們的家人也會受牽連……”

“非但我們的家人會受牽連,而且還會麵臨冷嘲熱諷……有可能還會被村裡的大官關到牢獄……”

聽聞這些士兵的話,一些準備放下兵器的士兵,又握緊了手裡的武器。

熊虎豹見狀,朗聲說道:“我大燕皇帝,高舉大義之旗,隻為了讓全國百姓過上舒坦的日子!所以……他要一統全國!隻要你們跟著他,在我大軍的攻克下,不需半年,就可以殺入秦皇城,把大秦帝國囊入版圖中!我們會想方設法保護你們的家人……”

最終。

在熊虎豹的軟磨硬泡下,大秦鐵騎3000人與普通騎兵3.5萬,全都放下了武器,選擇了投降。

這一番衝殺下來,地上留下了高達兩萬以上的屍體。

其中死的最多的當屬後來者普通騎兵。

普通騎兵遇到鐵血弩騎軍後,如同蚍蜉撼大樹,根本就不是弩騎軍的對手。

從這些俘兵的嘴內得知,王前羽率領的步兵,距離趙皇城尚有兩天的路程。

兩天路程?

隻怕等王前羽大軍到來,趙皇城己經插上了大燕帝國的旌旗。

戰事處理完畢後,熊虎豹火速率領大軍,及其俘虜的兵馬,與裴桀驁大軍,彙合一處。

裴桀驁大軍也是剛剛到來。

兩軍彙合後,熊虎豹命令裴桀驁率領少許兵馬,押送俘兵前往紅葉城。

他則率領大多數兵馬,首奔趙皇城。

中午時分。

大燕帝國十萬兵馬,在熊虎豹的率領下,兵臨趙皇城下。

趙醜寅得知大燕兵馬兵臨城下,嚇得六神無主,驚恐不安。

自常山河死後,韓無恙也在紅葉城自裁。

整個大趙帝國能拿得出手的戰將己經所剩無幾。

當然。

不能說趙國冇有猛將。

趙國身處中原地帶,雨水充足,物產豐厚,百姓安居樂業。

如此情況下,也造就趙國人才輩出。

但趙皇不識忠奸,不分善惡。

在奸臣當道的情況下,先後擠走了好幾位能臣。

其中孔之道就是一個。

守護趙皇城的乃是大趙帝國左將軍——常勇敢!

常勇敢乃是常山河的長子。

曾多次買跟隨父親出入戰場,自小酷愛習武,時常苦讀兵書,在父親常山河的帶領下,曾在邊關打過幾次勝仗。

常山河去世後,趙醜寅為悼念常山河,把常勇敢扶持起來,並封其為大趙帝國左將軍。

事實上,常勇敢確實會帶兵打仗。

聽聞大燕兵馬兵臨城下,常勇敢臨危不懼,指揮城內五萬兵馬,做好戰鬥準備。

他知道燕軍多為精銳,渾身裝備,全都是镔鐵打造,手裡的連弩射程更是遠的離譜,為了抵禦燕軍,提前在工部打造了一套套雙層木甲,及其雙層盾牌。

木甲與盾牌,全都是一層木板,一層鐵皮。

木板是特殊材質。

雙層木甲可以讓士兵披戴於身上,雙層盾牌攔截燕軍的弩箭。

因為射程太拉胯,常勇敢讓士兵協助防禦。

一排弓箭手,一排盾甲兵。

盾甲兵的作用就是保護弓箭手,避免弓箭手被遠程射殺,無法起到防禦作用。

熊虎豹很快就命令大軍發起了進攻。

因為趙皇城高約三十米以上,想要依靠雲梯根本行不通。

所以。

熊虎豹隻有采取攻打紅葉城的策略,依靠衝撞車,強行撞擊城門。

礙於城牆弓箭手的騷擾,熊虎豹命令暴力神射手,壓製城牆守軍,給予下方槍弩兵撞門的機會。

“嗖嗖嗖……”

幾萬根箭矢,在密密麻麻中,落入了城牆之上。

常勇敢不急不躁,在沉穩有餘中,一聲令下,所有盾甲兵,扛著盾牌,攔下密集的箭雨。

在雙層盾牌的強力攔截下,暴力神射手的弩箭還真冇有穿透盾牌。

隻是。

盾牌上麵全都插滿了羽箭。

盾牌本來就很重,在密集箭雨的穿插下,盾牌的重量又加大了幾分。

盾甲兵的額頭溢位了冷汗。

雙臂青筋暴露。

為了抵禦燕軍的入侵,他們不得不咬著牙硬扛。

眼看著磐石槍弩兵越來越近,常勇敢一聲令下,弓箭手紛紛弓拉滿月,射出了箭矢。

箭矢落下後,被磐石槍弩兵給回盾攔下來。

镔鐵打造的盾牌,防禦力非常強悍,給燕軍帶不來任何傷亡。

常勇敢無可奈何。

眼看著磐石槍弩兵推著衝撞車來到城門之下。

常勇敢又命令躲在城廓後麵的士兵,把一桶桶早己備好的燃油,倒在城下。

火油順著城牆,流向了遠處,包括城門之下。

“呼……”

一根根火箭射中了燃油。

霎時間。

遍地的燃油,全都風一般點燃。

下方的燕軍見狀,火速推著衝撞車,向後撤退,避免衝撞車也被點燃。

常勇敢見狀冷笑不止。

但讓他冇有想到的是,火油順著城牆,流到了城門口,導致火油也把城門下方給燒灼了。

常勇敢得知火油從城門之下流入裡麵後,麵色陡然大變。

他似乎意識到什麼,麵色變成了醬紫色。

本以為可以依靠火油抵禦燕軍,結果搬起石頭把自己的腳給砸了。

不遠處的熊虎豹見狀,嘴角泛起了不屑之色。

嘴內更是吐出兩個字來——蠢貨!

隨之命令燕軍向後撤退,坐等城門在烈火的燒灼下,自主坍塌。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