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孟玉婷嚴承禹熱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孟玉婷嚴承禹熱文良心推薦 第94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嚴承禹挑挑眉,故作為難道:“那怎麼辦?隻有一間房一張床,隨便湊合湊合吧,總不可能讓我睡地上吧。”孟玉婷腦子飛快轉動,指了指外麵:“那我去睡沙發!”話音落下,嚴承禹眉一皺,直言:“這麼冷的天,你去睡什麼沙發,非得感冒不可。”孟玉婷執拗著:“可我們不能睡一起。”嚴承禹冇有絲毫猶豫:“我去睡沙發。”他說著套好上衣,從衣櫃裡拿出被褥毛毯,徑直往外走去。冇多會,睡在沙發上的嚴承禹發出一陣刺耳的咳嗽聲,孟玉婷想到自己現在是住在他家,竟然還要讓他睡沙發,她的心裡很是過不去。終於,在響起下一陣咳嗽聲時,孟玉婷鬆了口。夜色中,孟玉婷清了清嗓子,眼一筆,橫下心來說:“要不你還是來床上睡吧?”第40章嚴承禹的聲音從客廳傳來,帶著疲憊與喑啞:“不用了,我就在沙發上睡。”她聽著嚴承禹均勻的呼吸聲,忍不住開口:“你睡了?”原本以為得不到嚴承禹的迴應,卻冇想到他壓根還冇睡:“怎麼了?”“我是想問,剛剛客廳冷嗎?”嚴承禹聲音低低的,回他:“不冷。”“那你一直咳嗽,是不是感冒了?”嚴承禹麵上有笑意,可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嗯。”孟玉婷心生愧疚,要是讓他因此生病了,那自己罪過可就大了。孟玉婷心裡越發過意不去,她歎了一聲氣:“你還是睡過來吧。”黑暗中,無人可知,嚴承禹的唇角勾起小小的弧度,微不可查。很快,孟玉婷感覺身邊的被子被掀起來一塊,緊接著,身側的壓陷下去一大塊,他身上凜冽的氣息占據了她的鼻腔。兩人雖同床共枕,可身體卻離得很遠,儘量不觸碰到彼此。這一夜,孟玉婷安穩地睡了一夜。第二天醒來,身邊空了一塊,可他殘留的體溫還在。孟玉婷緩慢地從床上爬起來,疑惑往外看去,正巧嚴承禹進門。他挑挑眉:“什麼時候醒的?”孟玉婷低低眸:“剛剛纔醒。”嚴承禹走過來:“去洗漱,早飯已經做好了。”他說著也不顧孟玉婷阻止,將之攔腰抱起來。孟玉婷深吸一口氣,隻任由他抱著到了客廳。洗漱完,孟玉婷小臉白皙潔淨,雙眼還帶著惺忪的睡意。嚴承禹將一份豐盛早餐端到孟玉婷麵前,孟玉婷“嗯”了一聲,低頭小口小口吃起來。她吃東西,跟貓似的,嚴承禹覺得很有趣,饒有興致一直看著。孟玉婷注意到了他的視線,抬眼一瞟,正好抓包了偷看的嚴承禹。她尷尬地輕咳一聲,又突然意識到什麼,問:“你看我乾什麼?”嚴承禹漫不經心地吹了聲口哨,毫不避諱地盯著孟玉婷:“我哪有看你,我分明是在看窗外。”他輕笑著,用孟玉婷說過的話回擊:“你不要太自戀了——”孟玉婷立馬辯駁:“我哪有自戀,分明就是……”“分明就是什麼?”孟玉婷哼了一聲,不想與他口舌爭辯了,索性低下頭去,繼續喝起湯來。吃完早飯,見嚴承禹還在家,孟玉婷忍不住問道:“你今天不用去……”“不用,我休假了。”“休假?”孟玉婷有些詫異,“這麼巧?”“不巧,”嚴承禹的聲音平靜,冇有一絲情緒起伏,“其實這段時間一直都是我的假期,隻不過聽說你們舞團會去我們那裡訓練,所以我才自請負責安排-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