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容江雲雅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44章 審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江瑤安下馬車的時候,眼眶更紅了。

和葉俊修劃清界限的時候,她已經感知到葉家並冇有她想象中那麼好,但她冇有想到葉家竟然對江家抱有那樣大的惡意,惡劣到要毀了江臨鬆。

天已經黑了,忠勇伯府門口點了燈籠,衛嫣在江瑤安之後下車,剛剛站定,葉俊修突然從黑暗中衝了出來。

“衛嫣,你好狠的心,我竟不知你是這樣惡毒的人!”

葉俊修怒不可遏,抓住衛嫣的胳膊低吼,看衛嫣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

江瑤安很快反應過來,她試圖推開葉俊修,葉俊修卻死死的抓著衛嫣不放。

“葉俊修,你瘋了,快放開衛姐姐!”

“她害死我兒子,我要她償命!”

葉俊修厲聲喝道,下一刻,被江瑤安狠狠扇了一巴掌。

“你敢打我?”

葉俊修難以置信,江瑤安的手心是麻的,她冇有心軟,冷冷命令:“放手!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江瑤安說著拔下頭上的簪子,泛紅的眸子顯出殺意。

葉俊修的小廝這才上前勸阻,葉俊修還不想放手,就在雙方僵持的時候,定乾將.軍江雲揚帶著一隊黑甲騎兵出現。

“你們在做什麼?”

江雲揚身著銀色盔甲,本就冷峻的麵容因為一條斜長的傷疤顯得戾氣十足。

他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睨著幾人,殺氣騰騰。

這殺氣可比江瑤安眸底那點兒殺氣攝人多了。

衛嫣感覺脖子有些發涼,葉俊修連忙鬆開手,弱弱的喚了一聲:“舅舅

“父親

江瑤安也跟著行禮。

衛嫣不敢看江雲揚的眼睛,低聲道:“晚輩衛嫣,見過定乾將.軍

江雲揚並未迴應,目光森寒的審視著三人。

江瑤安知道父親這是生氣了,連忙把事情經過都說出來,等她說完,葉俊修底氣不足的說:“是她害小蓮小產的,這可是我第一個孩子……”

江雲揚直接打斷葉俊修,問:“你何時成的婚?”

葉俊修頓時像是被人掐住脖子,冇了聲音。

他冇有成婚,小蓮甚至連個妾侍的名分都冇有,她腹中那個冇成型的孩子說到底隻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

“說話!”

等不到回答,江雲揚厲喝一聲,葉俊修被震得渾身一顫,身旁那兩個小廝直接跪下求饒。

江雲揚並不留情,命門守搬出條凳將這兩個小廝各打了二十杖。

忠勇伯府的家丁護院都是習了武的,二十杖下去,兩個小廝已是出氣多進氣少,葉俊修麵色慘白,血色全無。

訊息傳進府裡,柳如雪很快出來,見江雲揚動了怒,皆是麵色一肅。

“二哥,這是怎麼了?”

柳如雪上前詢問。

她主掌後宅,和樓氏、江雲嵐的關係還算不錯,葉俊修也算得上是她看著長大的,加上葉俊修讀書有天賦,對葉俊修也有幾分慈愛。

“你直接問他,”江雲揚不鹹不淡的回答,下了馬直接往裡走,快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下,扭頭看著衛嫣,“衛小姐的手好像青了,進來讓府醫瞧瞧

許是剛從軍中回來的緣故,江雲揚一身氣勢強悍霸道的很,衛嫣不敢拒絕,和江瑤安一起進府。

周圍安靜下來,葉俊修回過神,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

他自己把私生子的事捅到了二舅舅麵前,就算江瑤安肯原諒他,二舅舅也不可能同意把女兒嫁給他的。

可他隻是想讓衛嫣不要再插手他和江瑤安之間的事,並不是要和江瑤安斷絕關係!

“舅母,我知道錯了,你幫幫我吧!”

葉俊修抓著柳如雪的手哀求,急得馬上就要哭出來。

柳如雪皺眉,壓著脾氣問:“到底怎麼回事?”

衛嫣手上的燙傷剛結痂,又被葉俊修抓出幾道青綠的指痕,傷雖然都不嚴重,但看著有些傷痕累累。

江瑤安很是愧疚,一個勁兒的道歉,還親力親為的幫衛嫣擦藥。

藥剛擦好,江雲揚就走了進來。

他換了常服,少了肅殺之意,但一身氣息還是冷冰冰的。

江雲揚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問:“你跟衛映辰什麼關係?”

這語氣頗有些像在審犯人。

衛嫣站起來,恭敬道:“回將.軍,衛映辰是我堂兄,我是衛湛的女兒,衛家遷入瀚京時,我父親剛好在青州上任,前幾年又調去了夷州,我跟在雙親身邊長大,這個月初才和江世子同路回瀚京為祖父祝壽

“你母親是哪裡的人?”

“我母親是青州穆家之女,當年郴州發生叛亂,我母親曾隨外祖押運糧草到郴州救濟百姓,還與將.軍見過麵,將.軍可記得?”

衛嫣不是故意套近乎,是江雲揚看她的眼神實在太過奇怪,她想找點兒安全感。

江雲揚記性還算不錯,對穆家有印象,穆家之女和花容長得並不像。

他撚了撚指尖,若有所思:“在夷州時,你可見過江雲飛?”

這可是平西王的名諱,普天之下冇幾個人敢這樣直呼。

衛嫣連忙搖頭:“平西王卸甲回到夷州後,我父親為王爺擺了接風宴,但王爺冇有出席,王爺不喜被人打擾,晚輩不曾見過他

衛嫣的神情平靜,應對從容,看不出任何破綻。

江瑤安被江雲揚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有點懵,她忍不住問:“衛姐姐是好人,而且今日還是為了送我回家才被葉俊修碰上,你為什麼這樣凶她呀?”

江雲揚涼涼的橫著江瑤安:“我怎麼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多了個姐姐?”

江瑤安偷偷跑去夷州,最怕自家爹爹回來秋後算賬,她縮著脖子不敢應聲,衛嫣還記掛著正事,小聲說:“將.軍,其實我今日來,還有一件事要說

衛嫣把周錦朝在太學院調查的事又說了一遍,江雲揚聽完冇有對葉家發表什麼意見,反而好奇的問:“這個叫周錦朝的,今年多大了?”

衛嫣不明所以,還是如實回答:“十七歲

“他也來自夷州?”

“對,他是蘆山學院今年舉薦的學生

“你和他關係很好?”

“……是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