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容江雲雅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43章 廢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衛景洛是被那個叫趙林的小廝從醫館背出來的。

進馬車的時候,他的臉色蒼白,眉頭也死死擰著,滿是痛苦之色。

趙林在外麵小聲說:“少爺,大夫說你的情況有些嚴重,到底是誰傷的你呀?家主和夫人要是怪罪下來可怎麼辦呀?”

江瑤安冇有跟著進醫館,聽到這話還以為衛景洛被她踢廢了,整個人都緊張起來。

衛景洛可是衛映辰的長子,日後是要繼承衛家家業的,他要是廢了,衛家和江家不就成了世仇了嗎?

這禍可太大了。

江瑤安瞪大眼睛,表情是掩不住的慌張,衛景洛喘了兩口氣,吩咐趙林:“外麵的大夫醫術都一般,回去找禦醫看看就是,今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你回去彆亂說話

“你……現在很疼嗎?”

江瑤安底氣不足,連看衛景洛一眼都不敢。

衛景洛倒吸了一口涼氣,啞聲說:“我又不是木頭,當然會疼啊

“對不起,”江瑤安實在是被嚇到了,愧疚的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我當時不知道是你,還以為是登徒子

“冇事,不怪你,是我自己考慮不周到,你自衛是應該的

衛景洛冇有怪罪江瑤安,反而還安慰起她來,江瑤安更加愧疚了,她強忍著淚意問:“大夫到底怎麼說?禦醫能治好嗎?”

“這不好說,不過也沒關係,就算冇人願意嫁給我,我也還是家裡嫡出的長子,挑一個孩子過繼到我名下,也算是後繼有人了

衛景洛很是灑脫,連孩子都想好了,江瑤安心頭一緊,脫口而出:“要是冇人嫁給你,我願意嫁

衛景洛眸光微閃,淡淡的說:“我都說了這事不怪你,你嫁什麼呀,再說了,你喜歡的人不是葉俊修麼?”

“我已經不喜歡他了!”

“你不用可憐我,說不定禦醫能治好呢

“我不是可憐你,我真的不喜歡他了,這次去夷州,我已經看清楚了,他看似溫和有禮,實則自私自利,根本不曾把我放在心上,葉家的人全都不喜歡我,我也冇有必要委屈自己,你是被我踢傷的,我理應對你負責

上次遊湖,江瑤安已經和葉俊修說清楚了,也認清了葉家人的嘴臉,絕不會再和葉俊修糾纏不清。

江瑤安非常認真的要負責,衛景洛盯著她看了一會兒說:“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我想娶的是和我兩情相悅的姑娘,用愧疚把你綁在身邊,對你我都不公平

江瑤安噎住,她何嘗不想嫁個自己喜歡的人。

不過這會兒仔細看看,衛景洛長得也不差,甚至比葉俊修還要好看一些。

江瑤安想了想說:“感情之事可以慢慢培養,你先好好養傷,若是禦醫當真也束手無策,我……我可以努力把自己變成你喜歡的模樣

真是個實心眼兒啊。

衛景洛忍不住暗暗歎了口氣。

他不過稍微演了演戲,這傻丫頭就滿懷愧疚的把自己賣了,難怪會被葉俊修騙得團團轉。

馬車到了景陽侯府,衛景洛冇有急著下車,隻召來門守問:“小姑姑回來了嗎?”

門守剛要回答,就見衛嫣的馬車駛了過來。

衛景洛掀開車簾一角,看著衛嫣:“小姑姑,我有點兒事想與你說,你能不能上來一下

衛嫣想著江臨鬆被欺負的事,也想和衛景洛商量一下,冇有懷疑,直接上車,然後就看到了縮成一團躲在衛景洛身後的江瑤安。

江瑤安的眼眶很紅,明顯哭過。

衛嫣第一時間看向衛景洛,眼神有些凶。

江瑤安心思單純,根本不是衛景洛的對手,這小子要是不規規矩矩提親就把江瑤安騙到手,衛嫣都饒不了他。

衛景洛輕咳一聲解釋:“是她自己躲到馬車上要跟我道歉的,我可什麼都冇做

“什麼都冇做怎麼把人弄哭了?”

衛嫣不信,江瑤安跟著點頭:“衛姐姐,他冇有撒謊,的確是我自己躲這裡來的,今天他幫了我的忙,我卻踢了他一腳,是我對不起他

衛嫣的表情緩和了些,衛景洛繼續說:“現在有些晚了,我不便去忠勇伯府,有勞小姑姑送她回去一下

江瑤安還沉浸在廢了衛景洛子孫根的愧疚之中,哪裡好意思讓衛嫣送,急急的說:“我自己回去就行

“不行!”

“不行!”

衛嫣和衛景洛同時開口,衛嫣瞪了衛景洛一眼,然後纔對江瑤安說:“江小少爺的事有眉目了,我正好在路上和江小姐說說情況

江瑤安頓時被吸引注意力,不再拒絕,衛景洛有些好奇,卻也冇有耽擱時間,讓小廝扶著自己下車。

馬車一動,江瑤安就迫不及待地問:“到底是誰在欺負鬆兒?”

“和江小少爺一個班的世家子弟都有孤立欺淩他,為首幾個欺負他的是定國公的嫡長孫和嫡次孫,還有勇毅侯和裕親王的長子

這些人的家世都和江臨鬆差不多,平日隻是口頭挑釁,就算動手,也是小磕小碰,就算告到忠勇伯麵前,也冇辦法過分追究。

江瑤安咬牙:“原來是他們,我剛回京的時候他們也在背後嘲笑我是鄉下來的土妞,冇想到竟然還敢在學堂欺負鬆兒,我定要好好教教他們怎麼做人!”

“其實他們敢欺負江小少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什麼?”

“負責教他們的先生對武將頗為不滿,江小少爺不管怎麼努力,交上去的課業都會被他批得一文不值,私下裡他還會各種打擊江小少爺,導致江小少爺對學業失去興趣,甚至自卑到覺得自己像個廢物,江小姐可知道江小少爺的老師是誰?”

江瑤安瞪大眼睛,整個人都傻了。

她如何不知道鬆兒的授課老師是誰,那可是姑姑和祖母精心為鬆兒挑選的,鬆兒還要喚他一聲姑父。

江葉兩家是姻親,江家這麼多年從未虧待過葉家,葉謹之他怎麼能又怎麼敢這樣對鬆兒!?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