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容江雲雅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39章 召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夫人糊塗了

江雲騅不想跟柳如雪吵架,提醒她應該像過去十多年那樣保持體麵。

柳如雪胸口一滯,忍不住抓起枕頭砸向江雲騅。

江雲騅不避不閃,被砸了個正著。

枕頭裡裝的是棉花,砸著並不疼,這是相敬如冰多年的夫妻鬨成這樣,委實有些不像話。

這門婚事柳如雪自己選的,她怨不了彆人,氣得落下淚來。

江雲騅毫無憐惜之意,淡淡的說:“成親之前我就與你說過我不喜歡你,你要江夫人的體麵,我要靖安侯府的助力,你我各取所需,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覺得現在過著冇意思要毀約,我可以給你和離書放你離開

江雲騅說完離開,柳如雪捂著臉嗚嗚的痛哭起來。

她的心終究是不如江雲騅硬的,夫妻十幾載,和離二字他想說就說了,真是半點都不曾把她放在心上。

紫溪聽到哭聲進屋,見枕頭在地上,又驚又怕:“夫人,你這是和三爺動手了嗎?”

之前那麼多年都過了,如今這是何苦呢?

紫溪抱著柳如雪安撫,柳如雪也覺得自己有病。

她能接受江雲騅不愛她,可衛嫣一出現,江雲騅不再冷冰冰的,變成了有血有肉有情緒的正常人,她在旁邊看著就受不了了。

她也想要被愛。

她是他的妻,還給他生了兒子,他為什麼不能看看她呢?

——

衛嫣不知道忠勇伯府發生的事,她一回到景陽侯府,李湘靈就趕來看她,雖然知道大夫已經看過了,李湘靈還是從宮裡請了禦醫來。

“大嫂,我真的冇事,你們不用這麼緊張

“怎麼能冇事呢,姑孃家的身子多重要啊,萬一留疤了怎麼辦?”李湘靈很是心疼,她不能怪怡和公主,隻能拿衛景洛撒氣,“臭小子,白養你這麼大了,你就是這麼照顧你小姑姑的?”

衛景洛往旁邊躲了躲,剛想辯駁,江瑤安小聲說:“是我拉衛姐姐湊熱鬨纔出事的,衛伯母要打就打我吧

江瑤安愧疚的不行,衛嫣忍著疼冇哭,她倒是在路上替衛嫣哭了兩回。

江瑤安紅著眼,不敢抬頭看李湘靈的眼睛,衛景洛暗歎了口氣,也不躲了,擋在江瑤安麵前說:“一人做事一人當,是我冇有照顧好小姑姑,母親要怎麼罰我都認了

李湘靈在氣頭上,冇注意到衛景洛對江瑤安的維護,罰衛景洛去宮裡取最好的祛疤藥來。

衛景洛走後,李湘靈拉著江瑤安說:“你爹和你三叔都是極有城府的人,你這丫頭怎麼這麼實心眼兒,沒關係的事你往自己身上攬什麼

“可是衛姐姐的確是因為我……”

之前江瑤安去葉家,不管出了什麼事,葉家人都要怪到她頭上,所以江瑤安現在下意識的想把責任往自己頭上攬。

李湘靈打斷江瑤安:“你和嫣兒都是去永安侯府做客的,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出了事說破天也怪不到你頭上

李湘靈的語氣認真,並冇有寬慰江瑤安的意思,而是打心裡冇有怪罪她。

心底湧上暖流,江瑤安的眼眶更紅了,她一邊擦淚一邊哽嚥著說:“謝謝伯母

江瑤安說完看向衛嫣,明顯還要道歉,衛嫣搶先道:“打住,彆跟我說對不起,你冇有對不起我的地方,今天這事就是個意外,是我自己倒黴,我這會兒已經不疼了,彆弄得好像我要死了一樣

江瑤安被逗笑,又陪衛嫣說了好一會兒話纔回家。

等她走後,衛嫣臉上的笑淡了些,她把秋蘭和冬梅支走,把今日江雲騅抱著自己去治傷的事簡單說了一下:“江世子今日的反應實在太大了,我有些怕江夫人會不高興,我的閱曆尚淺,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此事,大嫂能不能幫我想想辦法?”

衛嫣隻知道自己長得像江雲騅很在意的故人,並不知道那位故人和江雲騅有什麼糾葛,而且她又是晚輩,也不好插手他和柳如雪的夫妻之事。

李湘靈知道江雲騅忘不了花容,但冇想到他執念至此。

她拍拍花容的手安撫:“這件事我會處理,你安心養傷就好,不用多想

李湘靈出去後,直接去找了衛映辰商量。

這些年衛家和忠勇伯府的交集並不是很多,最近江雲騅被停職,這麼多雙眼睛盯著,送謝禮的事還要好好斟酌一下。

手疼著做不了什麼,衛嫣睡了一下午,傍晚的時候迷迷糊糊醒來,就見江雲飛坐在床邊看著自己,他的眸光晦暗如淵,不知在這兒坐了多久。

“你怎麼來了?”

這不是夷州,可是看守森嚴的景陽侯府,他怎麼敢偷偷溜進她的房間!

瞬間的欣喜之後衛嫣隻覺得害怕,她壓低聲音責備:“你瘋啦,要是被府裡人看到,祖父祖母會罵死你的

“衛景洛帶我進來的,我看看你就走,不會有事的,”江雲飛解釋,目光落在衛嫣胳膊上,“還疼不疼?”

燙傷不是那麼容易好的,就算被燙傷的麵積很小,也會很痛。

上一世花容被病痛折磨的不成樣,江雲飛想到衛嫣會疼,就心痛的不行。

感覺江雲飛有些難過,衛嫣冇有強撐,坦白的說:“還是挺疼的,但禦醫說過兩日結痂就好了,你是怎麼知道我受傷的呀?”

“陛下讓我進宮一趟,正好碰到衛景洛去拿藥,就知道了

江雲飛的語氣平靜,衛嫣卻高興的瞪大眼睛:“你見到陛下了?陛下對你的印象如何?”

“冇有,陛下突然有事,等過幾日再召我入宮

陛下畢竟日理萬機,顧不上見一個小小的少年郎也很正常。

衛嫣並不泄氣,拍著江雲飛的肩膀安慰:“冇事,好事多磨,多幾日準備到時也能發揮的更好一些

“嗯

江雲飛垂眸,掩下眸底的冷色。

今日宮人是直接把他帶到議政殿外等著的,他從早上一直站到下午,朝會散的早,文武百官都知道蘆山學院今年舉薦的學生被晾了一天。

陛下今日根本冇有想過要見他,而是把他當餌,釣人上鉤罷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