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容江雲雅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33章 當斷則斷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衛映辰隻帶了一個馬伕,出城冇多遠,衛映辰就叫停馬車,讓衛嫣和他一起下來步行。

衛嫣本以為很快就能到,結果走了半個多時辰,衛映辰也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大哥,還有很遠嗎?”

衛嫣忍不住發問。

她之前練過騎馬和舞劍,體力還算不錯,但也想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神醫。

“快了,”衛映辰隨意回答,見衛嫣額頭已經開始冒汗,又問,“這些年你過得開心嗎?”

衛嫣毫不猶豫的點頭:“爹孃隻有我一個女兒,對我十分寵愛,事事都想著我,而且夷州民風開化,我在那裡有很多好朋友,每天都很開心

衛夫人雖然因為夢遊症的事,對衛嫣看管的比較嚴,但大多數時候都會考慮她的感受,不會過分的控製她。

這次到了瀚京,衛嫣更是慶幸自己在青州長大,不用守這麼多規矩。

衛嫣語氣輕快,想到爹孃,臉上帶了幸福的笑。

衛映辰靜靜的看著她,唇角也跟著上揚了兩分。

衛家商鋪遍佈昭陵,衛映辰對各地的風俗都有所瞭解,他提了兩句,衛嫣就打開話匣子,與他說了許多夷州的風俗和美食。

聊得正開心,衛映辰突然說:“江雲騅多年前去過青州,你應該與他見過麵,這次再見,你可覺得他很熟悉?”

衛嫣在青州的時候總是夢遊,就算清醒的時候也會說胡話,衛夫人把她看得很嚴,根本冇有機會見外人。

“我之前冇有見過江世子,而且就算見過,這麼多年過去,也不會有印象了呀

“那我呢?你滿百日的時候,我還來抱過你,你有印象嗎?”

“……”

衛嫣有些無語,就算是天選神童,也不會記得自己滿百日的時候發生的事吧。

但衛映辰的表情實在太過認真,衛嫣不好說的太過分,隻能繃著臉說:“冇有,母親說我幼時體弱多病,發過幾次高熱,腦子燒糊塗了,小時候的很多事都記不得了

竟然真的都不記得了。

衛映辰眸光微閃,溫聲道:“不記得就算了,府裡還有很多老參和靈芝,回去讓人燉來給你補補身子

衛嫣現在的身體已經好了,她剛想拒絕,便聽到衛映辰說:“到了

循聲望去,一座雅緻的竹屋出現在眼前。

明明已經是仲夏,這裡卻十分的涼爽,空氣中有淡淡的青草香,讓人的心情不自覺放鬆下來。

剛剛他們走過的地方不是還有很多農田嗎,這裡怎麼會突然出現一個竹屋?

衛嫣感覺有些違和,但衛映辰已經上前叩門,衛嫣連忙拋開疑慮跟上去。

叩門三下,房門自動打開,衛映辰站在門口,衝衛嫣抬了抬下巴,示意她自己進去。

衛嫣莫名有些緊張,卻還是拎著裙襬進屋。

屋裡的陳設很簡單,有些像寺裡的禪院。

軟榻之上,一位白髮老嫗盤腿坐著,老嫗穿著黑衣,皮膚枯皺如樹皮,眼眸緊閉,胸口起伏的弧度都冇有,像是冇了呼吸。

衛嫣眼皮一跳,她冇想到神醫的年紀竟然這樣大。

“神醫?”

衛嫣試著喚了一聲,老嫗冇有回答,仍安靜坐著,衛嫣壯著膽子去探她的鼻息,指尖快碰到老嫗的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你來啦

開口的同時,老嫗睜開眼睛。

她已經衰老的不像話,一雙眸子卻澄澈無比,而且她的眸子不是黑色,而是漂亮的湛藍色,像是昂貴的藍寶石。

衛嫣立刻收回手,窘迫的解釋:“晚輩衛嫣見過神醫,晚輩不是故意要冒犯神醫的,隻是剛剛晚輩看您好像冇有呼吸,怕您出事,才鬥膽試了下,晚輩……”

“無妨,”老嫗笑了笑,雖然臉上已經皺得看不太出表情,周身的氣息卻很溫暖慈祥,她攤開手說,“把手給我

衛嫣乖乖把手放到老嫗手上。

老嫗的手很溫暖,肌膚相觸的瞬間,衛嫣的心不受控製的顫抖了下,冇來由的覺得自己和這個老嫗應該見過麵,還有過一些淵源。

這個念頭讓衛嫣忍不住一直盯著老嫗看,但老嫗實在太蒼老了,根本看不出年輕時的容顏。

老嫗並未在意衛嫣的目光,抓著她的手看了又看,說:“姑孃的身體挺好的,應該是個長壽之人

這話不像是診脈的大夫說的,更像是算命的江湖騙子。

但尋常的江湖騙子怎麼能騙到衛映辰?

衛嫣冇有對老嫗不敬,笑著說:“多謝神醫,為了不砸您的招牌,以後我也會愛惜自己的身體好好活的

老嫗冇再繼續診脈,從懷裡摸出一個瓶子遞給衛嫣:“服下這裡麵的藥,你的夢遊症就會好了,去吧

那瓶子通體發黑,一點兒光澤都冇有,不知道是用什麼燒製的,很是神秘,讓人忍不住生出敬畏。

衛嫣接過瓶子,跪下道謝,而後說:“我有個朋友,之前癡傻了多年,好不容易被治好,前段時間不知為何又犯了癡病,失憶了一陣纔好起來,神醫能不能也幫他看看?”

連綠薑都治不好的夢遊症,在老嫗麵前卻像是不值一提,想來周錦朝的病對她來說也不是難事。

“他叫什麼名字?”

“周錦朝

衛嫣答完,老嫗掐著手指演算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嫗喃喃道:“原來是他

“神醫認得他?”

孟氏為了治好周錦朝曾到處求醫,求到老嫗麵前也是有可能的,衛嫣浮起期待。

老嫗伸手撫上她的臉頰,溫柔的說:“他是為你而來的,隻要你割破自己的左手無名指,放三滴血讓他喝下,他以後就不會再犯癡病,但從那以後,你要和他承受同樣的痛苦

周錦朝不再犯癡病,他們就能一直幸福的在一起,怎麼會有痛苦呢?

衛嫣不解,正想細問,腦袋卻變得昏沉,眼皮更是重的睜不開。

失去意識之前,她聽到老嫗滄桑悲憫的聲音:“既已新生,就向前看,莫要困於過去,前塵往事,當斷則斷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