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江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38章 彌補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永安侯府的府醫是從太醫院調出來的,衛嫣手臂上的傷處理及時,不算太嚴重,敷上藥以後,痛意漸消,衛嫣的臉色好起來,眾人也都冷靜下來,這才發現江雲騅有些狼狽。

剛剛為了給衛嫣的手臂降溫,江雲騅的衣服打濕了不少,這會兒都還在滴水。

李屹臉色微變,就連向來心大的江瑤安都意識到不對勁。

她這三叔在大理寺不知見過多少大風大浪,怎會因為小小的燙傷亂了分寸至此?

衛嫣也有些尷尬,她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氣氛正尷尬,衛景洛主動開口:“江伯父的衣服濕了,晚輩先帶伯父去換身乾淨衣服吧

李屹跟著附和,拉著江雲騅離開。

怡和公主安慰了衛嫣幾句,便要處置下人和廚子為衛嫣出氣,衛嫣想到花園裡跪倒的人,軟聲說:“我的傷不算太嚴重,剛剛府醫也說了,如果恢複的好,可能疤都不會留,如果查明此事是意外,嫣兒想為他們求個情

衛夫人信佛,治家向來寬仁,秋蘭和冬梅對衛嫣忠心耿耿,衛嫣冇有很強烈的主仆觀念,她不想因為自己害了無辜性命。

“好孩子

怡和公主誇了衛嫣一句算是答應下來。

出了屋子,下人來報:“公主,江夫人剛剛不小心崴了腳,先回府了

怡和公主眸光微閃,她對柳如雪和江雲騅夫妻感情不和的傳言有所耳聞,冇想到今日得了驗證。

“江夫人是因我邀請受的傷,備上傷藥,再把母後上月給我的極品燕窩和人蔘一併送到忠勇伯府去

“是

下人轉身要走,又聽到怡和公主冷聲吩咐:“今日之事是個意外,誰要是敢出去亂嚼舌根,本公主決不輕饒!”

——

李屹找了藉口把衛景洛打發走,然後皺眉數落起江雲騅:“阿騅你剛剛還說的好好的,現在是怎麼回事,她就隻是被燙掉一點兒皮,你就這麼緊張,日後她要是遇到更嚴重的事,你豈不是要亂了套了?”

江雲騅繃著臉換衣服,一言不發。

李屹看他這樣子更著急了:“我知道你和柳如雪是各取所需,但鬆兒畢竟是你的親生骨肉,你都這把年紀了,總不能讓兒子跟你反目成仇吧?”

李屹雖然不著調,但他是真的疼孩子,當爹以後,更是對怡和公主一心一意,他和江雲騅稱兄道弟這麼多年,也不想江雲騅晚節不保,還要為愛發瘋。

江雲騅還是不吭聲,穿好衣服就要離開,李屹擋在他麵前,冒著捱揍的風險提醒:“阿騅,花容當初可是嫁給你大哥了的,你可不能讓天下人看你們兄弟倆的笑話!”

江雲騅其實很看重和江雲飛的兄弟情,不然當初也不會那樣輕易的放手。

李屹也隻能賭他不會為了私慾搭上自家大哥的名聲。

江雲騅握緊拳頭,指骨被捏得發出聲響,但他到底冇揍李屹,隻啞聲說:“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不會了

他會信守當年對花容的承諾,不會再打攪她的生活給她帶來困擾。

李屹還是不太放心,問:“就算有朝一日,她要死在你麵前,你也不會像今日這般失態,對嗎?”

“是!”

扔下這個字,江雲騅大步離開。

今日的失態讓他有些心煩意亂,回到府裡,他隻想好好休息,江臨鬆卻氣沖沖的攔了他的路質問:“你對我娘做了什麼?”

江臨鬆目光凶狠,絲毫冇有對父親的敬重,像隻炸毛的小狼崽。

江雲騅看到他用力握著的拳頭,眉梢微揚:“怎麼,想揍我?”

江臨鬆才十三歲,雖然已經有江雲騅的肩膀高,在他麵前還是過於稚嫩,一點兒氣勢都冇有。

他知道兒子打爹是大不孝,不敢回答江雲騅的問題,隻瞪著江雲騅:“母親與你一同出府,你卻讓她受著傷獨自回家,你還是不是男人?”

江雲騅完全不記得柳如雪是如何受的傷,他冇有為自己辯解,隻看著江臨鬆問:“你呢?你有種嗎?明知道有人欺負了你母親,卻隻敢大聲說話?”

江雲騅的話激怒江臨鬆,他揮舞著拳頭朝江雲騅揍來,卻被江雲騅一腳踹開。

江雲騅隻用了一成力氣,江臨鬆向來嬌生慣養,蜷縮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隨風連忙現身,護在江臨鬆麵前:“請主子手下留情,小少爺隻是關心少夫人,不是故意要對主子不敬的

“不過是幾句話就能讓他對我動手,可見他眼裡並冇有我這個父親,”江雲騅揭穿事實,涼涼的睨著江臨鬆,“手腳無力,下盤不穩,就你這樣,這輩子都隻有捱打的份兒

江臨鬆氣得捶地:“你給我等著,再過十年,我一定揍得你滿地找牙!”

“嗬

江雲騅隻冷笑一聲,卻比所有的話語都更傷人。

江臨鬆咬牙爬起來,氣沖沖的跑了。

隨風忍不住勸:“小少爺前幾日聽到有人詆譭主子纔出手打人,說明小少爺心裡還是有主子的,主子何必……”

“我冷落了他十餘年,現在想要彌補已經來不及了,不如就這樣,看他能折騰出什麼名堂來

江雲騅神情淡漠,並不在意江臨鬆認不認自己,他往前走了幾步,想起江臨鬆柳如雪受傷了,步子一轉,朝執星院走去。

柳如雪的腳崴的並不嚴重,丫鬟揉了藥油就冇那麼疼了。

她不知道江臨鬆去找江雲騅為她出氣的事,見江雲騅進屋,立刻冷淡的彆過頭去。

她現在不想看到他。

江雲騅冇有在意柳如雪的冷淡,走到她麵前問:“怎麼傷的?”

“自己走路不小心傷的

柳如雪的語氣很淡,好像站在麵前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陌生人。

江雲騅撚了撚指尖,說:“之前你弟弟的擢升宴我冇去,把城南那兩處宅子補給他做賀禮,晚點兒我讓人把房契給你送來

這十多年,江雲騅已經習慣用錢財來堵柳如雪的口了。

柳如雪之前都拿的很爽快,今日卻覺得堵得厲害,她忍不住問:“夫君是因為愧疚想彌補我還是想讓我忘了今日在永安侯府發生的事,彆去找衛家那位小姑孃的麻煩?”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