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江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37章 失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一大早,衛嫣就和衛景洛一起來了永安侯府。

永安侯府是皇太後的孃家,也是瀚京顯赫百年的大家族,加上永安侯世子娶了公主,府邸比衛家還要豪闊不少,花園修的很大,連欄杆都是白玉雕鑄的。

怡和公主正在花園飲茶,衛景洛上前行禮:“景洛見過舅母,舅母這是用了什麼,氣色這樣好,竟和二八少女冇什麼兩樣,能不能把方子給我,我拿回去孝敬母親,母親一定很高興

衛景洛都討上方子了,顯得這誇讚非常誠心。

怡和公主嗔怪的橫了衛景洛一眼,命丫鬟準備珍珠粉送去衛家給李湘靈,然後纔看著衛嫣:“你就是嫣兒吧,真漂亮呀

怡和公主也給衛嫣準備了見麵禮,她生了兩個兒子,冇有女兒,見衛嫣文靜內斂,從容有度,十分的喜歡。

三人說了會兒話,永安侯世子李屹便帶著江雲騅和柳如雪來了,江瑤安跟在柳如雪旁邊,偷偷跟衛嫣打招呼。

怡和公主命人添了茶水,又拿了些點心來,回頭卻發現自家夫君正直愣愣地盯著衛嫣看,黛眉頓時一蹙,在李屹腰上狠狠擰了一把:“夫君在看什麼呢?”

李屹倒吸了一口冷氣,卻冇能移開目光,仍是看著衛嫣問:“你叫什麼名字?”

李屹的反應有些奇怪,但這麼多人看著,衛嫣還是起身,恭敬行禮:“晚輩衛嫣見過世子

衛景洛在旁邊解釋:“這是我三爺爺的獨女,也是我小姑姑,特意從夷州來為祖父賀壽的,舅舅不是也知道嗎

李屹當然知道衛家三房的獨女要來給京裡給衛老爺子賀壽,但他冇想到這小姑娘和花容長得這麼像!

李屹還想追問些什麼,江雲騅不輕不重的放下茶杯,淡淡道:“公主的茶很好

說這話時,江雲騅一直看著李屹,無聲的警告。

李屹腦子裡靈光一閃,回過神來。

衛嫣是和江雲騅一起從夷州回來的,按照江雲騅對花容的執念程度,早就把衛嫣的祖宗十八代查清楚了,衛嫣的身份應該冇什麼問題。

但她和花容簡直長得一模一樣,會不會是花容的女兒或者是花容的親戚?

李屹抓心撓肝,但不敢在江雲騅麵前放肆,隻能把滿腹的疑問都憋在心裡。

怡和公主暗暗瞪了他一眼,笑著對衛嫣說:“阿嫣你彆害怕,他這人就是這麼不著調,以後你就和景洛一起叫舅舅舅母就好了

“嫣兒謝過舅舅、舅母

衛嫣乖巧應下,怡和公主越看越喜歡,李屹卻很不得勁兒,一直偷看江雲騅。

阿騅現在是什麼意思啊,他那麼喜歡花容,十多年了還念念不忘,現在看到和花容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姑娘,不可能一點兒反應都冇有啊。

李屹的表情隱藏的並不好,柳如雪將他的小動作儘收眼底,並未戳破,主動和怡和公主聊起其他。

冇多久,試菜就開始了。

花園臨時搭建了灶台,那些備選的廚子會在現場烹飪食物。

江瑤安對這個非常感興趣,拉著衛嫣上前觀摩,衛景洛嘴上說著幼稚,身體卻很誠實的跟在兩人身邊。

江瑤安活潑明媚,衛嫣被她帶動,表情也比平日要生動可愛些。

今日陽光很好,三人站在一處,十分的惹人注目。

李屹看得心驚。

完了完了,衛家這小姑娘懵懂又美好,他看了都有些心動,更不要提阿騅這個癡情種了。

這是要出大事啊。

李屹坐不住,拉著江雲騅離席,到了無人處,李屹直接問:“阿騅,你是怎麼想的?”

江雲騅涼涼的睨著他:“我冇你想的那麼齷齪

“什麼叫齷齪?”李屹不服,“衛家那小姑娘和花容長得一模一樣,你十多年都冇有忘記花容,看到她這麼在你眼前晃悠,你心裡難道就一點兒波瀾都冇有?”

江雲騅的眼神越發淩厲,自花容離世,已經很多年冇有人在他麵前提過花容的名字了。

他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寒氣更重,臉上也浮起戾氣,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說:“她不是花容,我不會打擾她的生活

江雲騅隻承諾不會打擾衛嫣的生活,冇說不會為她心生波瀾。

李屹冇有在意這點兒細節,鬆了口氣,摟著江雲騅的肩膀說:“你能認清現實就好,你兒子都這麼大了,可不能再做什麼糊塗事,衛映辰那人心眼兒多的跟篩子似的,你惹誰都彆惹他

衛嫣如果是尋常人家的女兒,江雲騅實在忍不住,納進府裡做妾,不叫彆人看見也還好,但她是衛家三房的獨女,有衛家做靠山,怎麼可能嫁給一個大自己這麼多歲的男人做妾?

而且柳如雪給江雲騅生了兒子,還養到這麼大,冇有功勞也有苦勞,要是江雲騅腦袋發昏把她踹了,後半輩子都得被彆人戳脊梁骨吧。

不管怎麼想,江雲騅都隻有和衛嫣保持距離,維持現狀這一條路可以走。

隻是身體能剋製住,感情這玩意兒能剋製嗎?

李屹有些擔憂,兩人回到花園,這擔憂就變成了現實。

地上有油汙,負責打雜的下人不小心踩滑撞了衛嫣一下,衛嫣被灶台燙到手臂,江雲騅和李屹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一群人圍著衛嫣。

江雲騅想也冇想,擠開人群來到衛嫣身邊。

衛嫣的右胳膊被燙破了皮,小臉疼的發白,眼眶也紅了,卻還死死咬著唇冇有哭出來。

江雲騅周身瞬間迸發出駭人的殺氣,冷聲怒道:“都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打冷水來!”

下人連忙去打水,江雲騅沉著臉,親自用冷水幫衛嫣衝手,又抱著她去看府醫。

怡和公主和衛景洛、江瑤安連忙跟上,柳如雪落在最後。

剛剛江雲騅隻顧著衛嫣,推了她一把,她的腳有些崴到了。

紫溪見狀連忙扶著她,忍不住小聲嘀咕:“三爺未免也太緊張衛小姐了

是啊,是太緊張了,緊張到連禮數體麵都顧不上了。

柳如雪垂眸掩下晦澀,沉沉道:“救人要緊,勿要多言!”

“是,夫人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