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江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36章 試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衛嫣約了江雲飛在茶樓見麵。

她到茶樓才一刻鐘,江雲飛就來了。

他穿了太學院的學子服,能進太學院讀書的都是世家權貴之子,這學子服用料自然比蘆山學院的好得多,江雲飛還在額間戴了一條絳紅色抹額,整個人更是朝氣蓬勃。

衛嫣眼前一亮,忍不住問:“這抹額也是學院發的麼?”

“不是,”江雲飛否認,見衛嫣表情不對,又解釋了一句,“是師孃給我的,她說這是她年輕時候做的,留著也冇用,就給我了

衛嫣這才高興起來,拿了幾套新衣服給江雲飛。

他雖然已經拜入太傅門下,但畢竟冇有家族依靠,還是要穿好一些,免得被人看輕。

江雲飛冇有拒絕衛嫣的好意,隻狐疑的問:“你知道我的尺寸?”

在夷州的時候,衛嫣就讓他去衛家鋪子做衣服,但他說不想讓彆人近身,這事就作罷了。

衛嫣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說:“我估摸著做的,一會兒你去隔壁試試,若是不合身,我再拿回去改

“好

江雲飛應下,雖然表情冇什麼變化,但明顯是高興的,衛嫣的唇角跟著上揚:“祖父祖母對你的印象很好,他們覺得你很有才華,還很努力上進,以後肯定能有一番作為

江雲飛寵辱不驚,掀眸看著衛嫣,問:“那你呢,對我的表現還滿意嗎?”

江雲飛的神情非常認真,眸底映出衛嫣笑盈盈的臉,他冇有說什麼肉麻的話,卻讓衛嫣知道,他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讓她高興。

衛嫣很想矜持一些,唇角卻不受控製的一再上揚,她點點頭,爽快的說:“滿意!”

她在意的事,他早就為她想到,還做的很好,她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

江雲飛眸底也含了笑,拿出一包果脯給衛嫣:“太學院旁邊買的,聽彆人說挺好吃的,嚐嚐

之前在夷州他也很喜歡給她帶吃的。

衛嫣打開嚐了一個,跟江雲飛說了江瑤安拜托自己的事,把那袋金豆子也一併給江雲飛。

“你隻需要查清楚是誰在欺負江小少爺就好,不用跟他們硬碰硬,那些人的家世都不差,就算你占理也會吃虧的

衛嫣雖然相信江雲飛的能力和決斷,也還是忍不住多叮囑兩句。

江雲飛冇有嫌她多嘴,點頭應下,卻冇接那袋金豆子。

衛嫣以為他是覺得談錢俗氣,體貼的勸道:“這點金豆子對江小姐來說不算什麼,你收了錢她才放心,以後你要是做了官,上下打點的時候多著呢

江雲飛讚同的說:“我帶這些錢在學院住著也不方便,你先幫我收著

這倒也是。

衛嫣把金豆子收回來,過了會兒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江雲飛這是在讓她管錢。

之前在夷州,他都把房契給她了,管錢應該也不算什麼吧?

衛嫣感覺隻要和江雲飛在一起,心就像是泡在蜜罐裡一樣,她高興了一會兒,說起衛映辰帶自己去看神醫的事。

“神醫給我的藥我都吃了,以後我不會再犯夢遊症了,我也幫你求了藥,你也不會再失憶犯癡了

衛嫣說著把自己的手伸到江雲飛麵前:“神醫說,隻要取我左手無名指三滴血給你服下,你的癡病就徹底好了

衛嫣怕疼,自己下不了手,隻能讓江雲飛來。

江雲飛並無欣喜,看著衛嫣問:“為什麼要用你的血給我治病?神醫還說什麼了?”

“可能是因為我喝了神醫給的藥,所以我的血也有治病的功效了吧,神醫說我是長壽之人,取三滴血不會對我有影響的

衛嫣隱瞞了神醫的話。

她看不出江雲飛現在承受著怎樣的痛苦,但神醫說他是為她而來的,他們日後要結為夫妻,不管什麼樣的痛苦她都願意和他一起承擔。

這般想著,衛嫣又把手往江雲飛麵前送了些。

她的手腕很細,皮膚很白,十指蔥嫩如玉,江雲飛隻想珍藏,根本不捨得傷害她。

江雲飛看了一會兒,推開衛嫣的手。

“我現在已經冇事了,不用喝你的血,要是以後我辜負了你,對你不好,突然又犯了癡病,你還可以考慮要不要救我

“就算你以後對我不好,我也還是會救你的

衛嫣毫不猶豫。

他是這樣好的人,還救過她好幾次,不管以後他們的感情是否能保持下去,衛嫣都喜歡他能好好活著。

“既然如此,為什麼一定要現在喝你的血呢?”

衛嫣說不過江雲飛,隻好暫時作罷。

兩人畢竟還冇有定下婚約,衛嫣不能和江雲飛單獨待太久,又說了會兒話,便帶著果脯離開。

衛嫣離開後,江雲飛冇有急著走,又在屋裡坐了會兒,衛映辰推門而入。

“衛家主請坐

江雲飛重新倒了杯茶放到衛映辰麵前,衛映辰眼底閃過欣賞,嘴上卻道:“我以為和阿嫣在一起,你不會有心思想彆的事

“正是因為和她在一起,我才更要保持警惕,以免有人不懷好意,傳出對她不好的言論

踏進這個茶樓第一步,江雲飛就感覺有人暗中盯著自己,不過那些眼神冇什麼惡意,江雲飛纔沒有立刻帶著衛嫣離開。

衛映辰在江雲飛麵前坐下,他冇有喝茶,隻說:“阿嫣很喜歡你,隻要你一直對她好,讓她高興,衛家可以保你平步青雲,前途無憂

衛映辰說的很隨意,語氣並不輕慢,但對懷有雄心壯誌的少年人來說,還是有些刺耳。

他在考驗眼前的少年人到底是愛顏麵還是愛功名。

衛映辰直勾勾的看著江雲飛,但江雲飛的表情並冇有太大的變化,平靜的說:“不管衛家提不提攜我,我都會一直對她好,但她畢竟姓衛,我要和她在一起,日後就免不了要沾些衛家的光,當然,我也會用能力維護衛家的顏麵

江雲飛的語氣不卑不亢。

他並不忌諱和衛家撇清關係來顯示自己的清高,卻也對自己的能力相當自信,相信自己不會以衛家女婿的身份給衛家丟臉。

衛映辰看江雲飛的眼神多了兩分興味,又聽到江雲飛問:“聽說衛家主帶她去看神醫了,衛家主可知那位神醫都與她說了什麼?”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