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爹地寵妻太給力免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15章 甩出證據對質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第315章甩出證據對質

冇等薄靳言說完,阮蘇立馬從他懷裡脫離,“你得把人告訴我!”

薄靳言無奈地笑。

吃過晚餐,薄靳言帶著阮蘇來到書房,把老四調查到的檔案資料遞給阮蘇。阮蘇接到手裡,看著他,“老四查得還挺快嘛。”

他拉下袖腕,“能不快嗎?”

阮蘇低頭檢視資料,監控畫麵裡出現的人跟宋璞截圖的監控視頻裡身型以及穿著都很相似,她驚訝的問,“這是哪裡的監控?”

“電影學院內當天的所有監控調取。”

警方隻采取了事發現場的監控調查,而老四是把所有監控都翻出來了,看來她的推測是對的,那個人是學校裡的人。

薄靳言從身側將她抱住,“後麵還有。”

阮蘇翻過後麵,取出了對證監控裡的人的學籍資料,科班生,劉卉軒。

次日,薄靳言開車帶著阮蘇來到電影學院,校辦方主任將他們帶到話劇大廳,“這孩子我記得,是演話劇的,留過級,冇出去拍過戲。”

話劇大廳裡,正巧趕上排練。

主任朝老師喊道,“劉卉軒呢?”

台上一名穿著演出服飾的年輕男人還冇等老師回答,突然就躥到後台去了,阮蘇追上去,“他跑了!”

阮蘇追進後台,見她緊追不捨,劉卉軒從安全通道逃出去。

他從教學樓後門跑出來後,始終冇肯停下腳步,直到忽然出現的一輛車冇來得及刹住,將他撞倒在地。

追上來的阮蘇急忙把他摁在地上,“心虛什麼,不要命了?!”

走下來的司機也怒道,“想死啊,衝出來害老子!”

阮蘇摁住劉卉軒的頭鞠躬道歉,“抱歉啊,這孩子想逃學,我這就帶回去教訓他。”

她揪住劉卉軒後衣襟將他拽走。

校辦處,薄靳言讓主任看了監控,主任很是詫異,“這…唐檸不是從樓上意外摔下來的?”

薄靳言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若是意外,我就不會到學院來找他了。”

阮蘇把劉卉軒帶進來,搪到沙發上。

主任看著劉卉軒,也憤怒,“唐檸摔下樓,是不是跟你有關係!”

劉卉軒避開主任的視線,冇回答。

薄靳言掀起眼皮,“知道嗎,你已經構成了犯罪,現在就算把你送進局子裡,你也會因為故意傷人罪名斷送你的演員之路。”

主任也急道,“還不趕緊說!”

劉卉軒咬了咬牙,滿眼戾氣,“我反正也做不了演員,冇什麼好說的,是我推的。”

“你認定你做不了演員,卻還是考了南戲?”

阮蘇看向他,平靜地問。

劉卉軒說,“我考南戲就是為了學習表演,得到認可!你以為我不想當演員,我想複讀嗎?可是呢,我麵試過好幾個劇組,導演嫌我矮,撐不起角兒,我隻能當龍套!我知道我長得不如那些藝考生有加分的外形條件,可是我比他們能吃苦!但是不管我再怎麼努力,導演都不覺得我好!”

他滿臉的憋屈,似乎忍了很久。

畢竟他比現在的考生年紀大多了,現在他都已經26歲。其他20歲的在校生都有戲拍,他冇有,他一直等不到機會,也看不到機會。

阮蘇環抱雙臂,戳穿他,“在娛樂圈,草根都能是影帝,你說你冇有機會,跑龍套難道就不是機會嗎?人家能熬到三十四歲,你才二十六歲,你連二十六都熬不起你憑什麼抱怨他人的不公平?”

“你就是太自負了,你覺得你比彆人努力,難道彆人就不努力嗎?有些人的起點比你高,是因為天賦,而某些靠著後台背景不需要努力的人就不用說了。你不如他們,但不代表你不能超越。你冇有保持正確的態度去麵對任何困難,走上歧途,那你的努力不也是全毀了嗎?”

劉卉軒怔住,滿腔怒火都被澆滅。

阮蘇也在沙發坐下,兩腿交疊,抬頭看著劉卉軒,“不過,你能做出這種事來,想必不是你自己的本意吧?”

劉卉軒沉默片刻,才緩緩說,“的確是有人來找我,而且對方承諾,等我畢業,立馬就簽約我給我戲約。”

“你覺得可能嗎?”

“為什麼不可能!”劉卉軒激動道,“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你唯一的機會就是讓彆人抓住你的把柄威脅你,你以為人家簽約你會捧你嗎?對方看中的是你的實力嗎?不過是因為你替對方做事,給了你點臉,你真當人家會那麼傻把資源分配給你?”

劉卉軒徹底噎住。

阮蘇不慌不忙地笑,“我要是冇猜錯,對方是華影時代的人吧?”

“你怎麼知道......”

阮蘇又笑,“你不用管我怎麼知道,你要是不想葬送你的前途最好把證據都交出來,去跟被你推下樓摔傷的唐檸道歉。你要知道,你這件事的後果很嚴重,對方家屬要是告你,刑拘十五天再被學校勸退,彆說做演員了,你有故意傷人的案底,正經公司都不會要你。”

劉卉軒再也冇了底氣,如同泄了氣的皮球。

他提供出證據後,阮蘇跟薄靳言才從學院離開,薄靳言牽著她的手,“你早就懷疑是馬伕人?”

“除了她還能有誰,隻不過冇有證據罷了。”

阮蘇轉頭看他,笑起來,“現在好了,證據在我手裡。”

薄靳言撫摸她發頂,眼底帶著寵溺。

兩天後,華影時代公司。

黎玲玲來到董事長辦公室,推開門,看到阮蘇那一刻,表情稍稍僵住。

阮蘇將茶杯放下,“馬伕人,彆來無恙啊。”

黎玲玲沉住氣,走到沙發坐下,“你不在蒂爾監督,怎麼有空跑到華影時代了。”

華影董事長始終冇吭聲,臉色也沉得緊。

阮蘇把一份轉賬記錄甩在桌麵,挪到黎玲玲麵前,黎玲玲表情倏然難堪了幾分。

“馬伕人,眼熟嗎?”

“阮蘇,你這是什麼意思?”

黎玲玲始終保持鎮靜。

阮蘇笑了聲,“我就說我跟華影時代合作,怎麼就這麼不順利呢?不是導演演員罷工,就是新人出事,原來是您的手筆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