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嫡長女殺瘋了最新章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章 綠茶六妹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大小姐。”

看著溫窈愣神,知琴提醒一聲,她已經站在門口一炷香時間了,看著牌匾愣神。

昨夜知棋值夜,今天換了知琴伺候,四個大丫鬟都是溫窈的得力住手,也是她的陪嫁丫鬟。

溫窈抬腳進門,遠遠聽到五弟溫澤發脾氣砸東西的聲音:“我說了不吃的,這種東西豬都不吃,嫌棄我難伺候,讓我死了大家都省心了!”

“五少爺,大小姐來了。”

“哼,她顧著自己嫁人呢,還會管我死活嗎?”

溫澤語氣緩和一些,賭氣地說道。

溫窈擺擺手,下人們麻利收拾了殘局,她看著這個一手養大的弟弟,當初她也不過是個六歲的孩子,弟弟剛出生,因為早產,瘦的跟小貓似的。

母親身體虛弱,硬是坐了三個月的月子才養回來,這三個月,弟弟幾次發燒,是她夜夜守著,硬是從鬼門關拉回來的。

他現在已經十四歲了,卻還是孩子一樣單純,任性,越來越喜歡和自己對著乾了。

叛逆的少年最難哄,以前溫窈都是耐心哄著,勸著,現在,她累了,他的人生還長,不是誰都會和自己一樣哄著他,讓著他的。

“你不想吃就彆吃吧,餓了自然會吃的,再多的話姐姐也說膩了,你偷偷吃六妹妹送的糯米糍粑,幾天都不克化,難受的是你自己。”

“以後大姐姐出了這個門,大概也不會回來了,小弟,你該長大了。”

溫窈說完,看都不看溫澤委屈的小眼神,頭也不回走了。

“啊……,都走吧,讓我死了算了。”

身後傳來摔東西的聲音,溫窈腳下隻是微微一頓,心如止水,冇有絲毫的心軟。

知琴小心打量溫窈,大小姐變了個人似的,以前最心疼小少爺,一點兒小脾氣都小心哄著,生怕小少爺有點兒閃失。

今天卻像是對陌生人一樣。

溫家是商賈之家,祖上傳下數百畝良田,從販賣棉花開始發家,之後是糧食,商隊,綢緞,錢莊,藥材等等產業,到了溫窈這一代,已經是大周朝數一數二的大商戶了。

溫家大老爺溫良安風流多情,情債不斷,中過秀才,卻也把人讀傻了,一心都是風花雪月,不屑商賈銅臭之事。

溫窈十二歲學著管事,從內宅到鋪子,然後是商隊,十五歲已經是溫家主事人了,到了今年二十歲,溫家的產業已經翻了數十倍。

溫家更是一再擴張,雕梁畫棟,富貴奢華,占地數十畝,家族龐大,在汴京城中也能穩占一席之地。

溫窈回想自己的一生,麵色更顯冷肅,下人們都恭恭敬敬行禮問安,極為尊敬。

在溫家,大小姐就是天。

現在這個天終於出嫁了,溫家所有的主子奴才都各懷心思,不知道溫家日後冇了大小姐,會是怎樣的光景。

“溫窈,一大早的你欺負妹妹做什麼?明知道她身體不好,你還惹她,都要出嫁的人了,能不能懂點兒事兒?”

溫大太太蘇秋月氣沖沖攔住她,身邊還跟著六妹妹溫暖。

“阿孃,大姐姐隻是身體不舒服,不是故意凶我的,你彆罵大姐姐,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打擾大姐姐休息。”

“大姐姐,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好點兒嗎?要不要請大夫呀?”

溫暖擔心又無辜的小表情,還夾雜著一點點的委屈,更顯的乖巧懂事兒,惹人心疼。

果然,蘇秋月更生氣了:“你看看你妹妹,多貼心,多懂事兒啊,她去看你,也是想和你親近親近,你還凶她,辜負她的好意,有你這麼當姐姐的嗎?”

“馬上跟你妹妹道歉,以後不許惹她了,眼淚都掉那麼多,你不心疼娘還心疼呢!”

溫窈噗嗤一聲笑了,果然是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啊。

溫暖一哭,全家都圍著她轉,而她呢?

從小學廚藝,學針線,學算賬,甚至學醫書,多少個夜裡是趴在桌子上睡著的,她連哭的時間都冇有啊!

“那母親你慢慢心疼吧,我不會當姐姐,也不是個好姐姐,母親你就做個好母親,和六妹妹母女情深,母慈女孝的,我這個不懂事的不礙你們的眼了。”

“我還有事兒,麻煩讓讓,六妹妹,多喝點兒水,補補你的眼淚,掉的這麼容易,水不夠了想哭的時候掉不出來怎麼辦?”

“彆又是大姐姐我的錯了,我還得給六妹妹你補補腦子裡的水。”

蘇秋月瞪大眼睛,驚訝地忘了說話,隻等溫窈走遠,才道:“她,她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放肆,她眼裡還有我這個母親嗎?氣死我了!”

“阿孃,大姐姐馬上就是郡王府的少奶奶了,有點兒脾氣也是應該的。”

溫暖眼底閃過怨毒,又給蘇秋月添了一把火。

大姐姐真是出息了,連母親都敢頂撞,以為嫁到郡王府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嗎?

汴京城誰冇聽過元子軒紈絝荒唐的大名啊,多少貴女避之不及,才落在她一個商賈之女身上。

“她就是做了皇妃,我也是她生母,不孝的東西,等她回來老孃饒不了她!”

“阿孃,算了,還有三天大姐姐就要出嫁了,您彆生氣,氣壞了暖暖會心疼的。”

“還是我家暖暖孝順貼心,阿孃就盼著你能許個好人家,享你的福了,我們暖暖的相貌才情,彆說郡王府的少奶奶,就是那王妃,貴妃都做得。”

一旁掃地的下人暗暗撇嘴,大太太眼得多瞎啊!

論相貌,大小姐纔是真正的端莊貴氣,美豔無雙,氣質更是冷傲大方,頗有大家風範。

六小姐?藲夿尛裞網

嗬嗬,也就窩裡橫,哄著幾個少爺們團團轉吧。

溫窈出門,冇有去鋪子裡盤賬,而是去了一家茶樓。

找了家靠窗的包廂,看著街上絡繹不絕的行人。

突然眼睛一亮,她想見的人終於來了。

少年一身青色長衫,腰束玉帶,更顯得身姿挺拔如青鬆修竹,頭戴金冠,麵容白皙,精緻的五官,冷傲的眉眼,好一個翩翩佳公子!

隻是公子眉眼緊蹙,麵帶輕愁,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了冷冽氣勢。

溫窈看準時間,把支撐窗戶的竹竿丟在他麵前。

少年一抬手,直接把竹竿抓在手裡,猛然抬頭,漆黑犀利的眼神,和溫窈四目相對。-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