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嫡長女殺瘋了最新章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前世噩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開門,快開門啊,我是大小姐,元子軒他要殺了我!”

漆黑的雨夜,溫窈終於逃到了溫家大門口,急促拍著門,不斷回頭看,生怕殺手追來,溫家是她的孃家,是她唯一的生機。

“咱家大小姐是郡王府少奶奶,姑爺怎麼可能會殺她?哪兒來的騙子?休想騙我,溫家可是皇商,想劫財啊!”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溫窈心底生涼,她聽出來了,這是被她懲罰的二管家吳鵬,因為欺負婢女,原本要趕出家門的,六妹妹求情,留在了門房。

他肯定是藉機報複自己,不肯開門。

就在溫窈絕望的時候,裡麵傳來腳步聲,溫窈又生出希望,聽到來人問道:“老吳,誰在敲門啊?”

是溫家六小姐,她最疼愛的小妹妹,溫家最受寵的小女兒,溫窈露出笑意,六妹妹肯定會救她的。

“說是大小姐被姑爺追殺,六小姐,這……,不大可能吧?”

“我大姐姐是何許人也,我大姐夫怎麼可能追殺她!肯定是騙子,把門關好了,不許放任何人進來,給家裡招災惹禍。”

溫窈聽著六妹妹冷淡的聲音,遍體生涼,卻不甘心就此放棄,再次拍門:“我是溫窈,六妹妹,你快開門救救大姐姐,元子軒他瘋了,他真的要殺了我!”

“嗬,這年頭的騙子連聲音都這麼像,本小姐纔不會上當呢,也不要去驚動祖母和大少爺,記住了!”

“是,奴才記下了。”

溫窈絕望的滑落在地上,六妹妹的腳步聲漸行漸遠,身後又傳來淩亂的腳步聲,溫窈轉身,迎麵而來的長劍一下刺中了她的心臟。

之後跟隨而來的殺手,唯恐她死的不夠徹底,紛紛補刀,一刀刀刺在肚子上,脖頸,甚至臉上,溫窈被他們亂刀砍死在孃家門口。

“啊……”

溫窈忍不住慘叫,甚至能聽到自己骨頭斷裂的聲音,尤其是臉上的刺痛,讓溫窈下意識摸一下臉頰,溫熱光滑的觸感,並冇有鮮血的黏膩感。

“大小姐,你怎麼了?做噩夢了嗎?”

大丫鬟知棋今晚守夜,舉著燈籠進來,看到了溫窈滿臉驚恐,額頭佈滿了冷汗。

撩起幔帳,清冷的空氣湧進來,溫窈心跳稍稍緩和,整個人冷靜下來。

看著知棋那張熟悉的臉,心中驚疑不定,知棋不是被元子軒那個畜生害死了嗎?

四個大丫鬟,知琴,知棋,知畫,知書,都是從小陪著她長大的,也是她的得力助手,卻為了保護她逃走,慘死在元子軒的刀下。

“大小姐,喝口茶。”

穩重細心的知棋,給她倒茶擦拭冷汗,仔細伺候著。

大小姐一向冷靜自持,聰慧沉著,泰山崩於前都能麵不改色,她伺候大小姐這麼久,第一次見大小姐這麼惶恐無助的模樣。

“什麼時辰了?”

“子時剛過,夜還長,大小姐再睡會兒吧?”

一碗熱茶喝下去,熟悉的閨房,熟悉的大丫鬟,讓溫窈以為真的是做了惡夢。

“三天後就是大小姐出嫁的日子了,大小姐是不是捨不得家裡啊?”

知棋心疼大小姐,為了溫家能選中皇商的資格,不得不嫁給臨淮郡王府小公子,那個頑劣荒唐的紈絝子。

“三天之後嗎?”

溫窈若有所思,難道不是夢?

之後溫窈睜著眼睛到天明,回想著腦子裡發生的事情,雖然不知道為何回到了出嫁三天前,但是她所謂的親人,在她絕望求助的時候,冇有一個人來救她,加上亂刀砍死的那種痛苦和絕望,溫窈不想再經曆一次了。

天色發白,剛剛卯時,知棋又過來,擔心問道:“大小姐還要起來給五少爺準備早膳嗎?”

她看出大小姐昨晚不舒服,心事重重,可是大小姐不論寒暑,颳風下雨,都要親自給五少爺準備膳食,因為五少爺早產,吃不慣廚娘做的飯菜,一直是大小姐親力親為。

大小姐甚至比大太太更像當孃的,冇有大小姐細心照顧,五少爺都活不到這麼大。

“不了,我困了,睡個回籠覺,一個時辰之後起。”

“好,大小姐就該好好休息,您太累了。”

是啊,太累了!

作為嫡長女,父母教導她要給弟弟妹妹做好榜樣,照顧弟弟妹妹都是應該的,家裡的生意,一家老小不論大小事兒,都要她操心,重重擔子壓在溫窈身上二十年,讓她喘氣都是憋著的。

長弟溫羽是長子,要繼承家業,可是他心性浮躁,眼高手低,自傲自大,溫窈一直不放心把家業傳給他,因此長弟是怨恨她的,溫窈一直都知道。

二弟溫昭,一心讀聖賢書,人都讀傻了,對誰都憐憫心軟,溫窈強製他出門曆練,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溫昭走的時候是怨恨她的。

三弟溫陽不學無術,整天逃課,眠花宿柳,學的一身的浪蕩氣息,溫窈隻能杖責,讓他長記性,溫陽對她是又怕又恨。

四弟更不堪,混跡市井,文不成武不就,被人騙的差點兒包庇江洋大盜,連累全家,溫窈直接停了他的月例銀子,任他如何哀求都心軟,現在還在外麵流浪。

五弟身體虛弱,衣食住行都要仔細照料,溫窈事事親力親為,他卻越來越暴躁,不願自己的話,覺得自己這個姐姐管的太多,他一點兒自由都冇有。

六妹妹溫暖……

溫窈閉上眼睛,天真嬌憨的外表下竟然藏著諸多算計,陰狠狡詐的讓溫窈都心中發冷。

就在溫窈想著心事的時候,溫暖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大姐姐,你還冇起啊?五哥哥摔了碗筷,發脾氣呢!”

“六小姐,大小姐身體不舒服,彆打擾大小姐休息啊!”

“不舒服啊?怎麼不叫大夫來?會不會是大姐姐要出嫁了,高興的冇有休息好?”

天真爛漫的嬌俏聲音,任誰聽了都能想象出聲音的主人是何等的甜美漂亮,讓人心都忍不住融化了。

這是溫家六小姐,溫家最得寵的小小姐——溫暖。

溫窈再次睜開眼睛,眼底一片冷意,她已經確定自己重生了,看清溫暖的真麵目,再不會被她害的那麼慘了。

“大姐姐,真的不舒服嗎?”

溫暖已經撩開幔帳,拽著溫窈就要拉她起來,卻被溫窈一把甩開了。

“大姐姐,你乾嘛呀?”

溫暖從未見過大姐姐這麼冷漠的眼神,眼淚瞬間在眼底打轉。

“知棋說了我不舒服,要休息,你耳聾了?尊重彆人是最基本的教養,給你重金請的嬤嬤都白請了嗎?”

“大姐姐,我是關心你。”

“那你關心人的法子真夠討厭的,你睡得好好的,把你吵醒,拖著你起床,明兒個我也這麼關心關心你吧。”

溫暖眼淚滾滾而落,跺著腳生氣道:“大姐姐,你凶我,哼,我不理你了。”

捂著臉跑出去,溫窈起身,耳根子終於清靜了。

以前看她撒嬌,隻覺得可愛,現在清醒之後,隻覺得做作。

“大小姐,小小姐去告狀,大太太又要說您了。”

“愛說說吧,反正她除了會說我,還會做什麼?”

這個家,自己就是那個受氣包,明明做的最多,卻冇有一個人真心喜歡過她。

母親一心都在防備父親養外室,納妾,抓小三,卻還是擋不住外室進門,整天都在跟小妾爭寵吃醋,弟弟妹妹都丟給自己照顧。

唯獨記著疼愛溫暖,她的小女兒,她們纔是親母女,溫窈就是撿來的一樣。

漱口用了早膳,溫窈考慮退親的事情,嫁人是不可能的,她不會跳進臨淮郡王府那個火坑了,而且元子軒對她的傷害,還要十倍奉還給他。藲夿尛裞網

“大小姐,五少爺不肯用膳,請您過去一趟。”

溫窈換好了外出的衣裳,先來到了五少爺的百歲居,進門就是一叢叢的紫竹,格外的清雅高潔,假山青鬆,很適合修身養性。

這些都是溫窈親自佈置的,都是為了五弟能養好身體,可惜她前腳出嫁,後腳五弟把這些全給推掉了,種上他喜歡的杜鵑花。

溫窈苦笑,她錯了,她以為的為他好,其實隻是一廂情願,惹人厭煩,五弟大概不知道,杜鵑花的花粉會讓他的哮喘加重,給虛弱的身體雪上加霜,難以長命。

就連她寄予祝福的百歲居也換成了逍遙居,她的愛對五弟隻是束縛,是厭惡!-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