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昭謝硯辭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69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不等謝老爺子說話,她又接著道:“但是後來我也覺得冇什麼可糾結的,硯辭能和安昭結婚,想必是喜歡她的,他們以後也肯定會幸福,硯辭在她的陪伴下,興許就能忘記以前的那些不愉快的記憶。”

這番話讓謝老爺子沉默,顯然,這勾起了他的回憶。

“一開始硯辭提出他要跟昭昭結婚的時候我也驚訝,畢竟他的父母鬨成那樣,他也因此受了許多苦,他曾經告訴我,他已經喪失了愛人的能力......”

謝老爺子連聲歎息:“他突然的轉變雖然很讓人震驚,但我卻樂見其成,昭昭是個好姑娘,在她的陪伴下,他興許可以忘記那些痛苦。”

韓靜初靜靜地聽著,心裡在不停地琢磨。

按照謝老爺子所說,謝硯辭是突然做出的這個決定,在安昭和謝少恒解除婚約的第二天,他們就去領證了,怎麼想都不對勁。

謝硯辭何必這麼著急呢?

他真的是真心的嗎?

他曾經對謝老爺子說過他已經喪失了愛人的能力。

他和她曾經在一起的時候,她也確實感受不到謝硯辭的對她的愛,曾經以為是他太過內斂的原因,現在看來,實際上他有心理障礙。

那他現在對安昭的愛,又是否是真心呢?

經曆了那些事,他親眼看見父母為愛瘋魔,自己也深受折磨,他是否真的還能愛上一個人?

韓靜初對此表示懷疑。

但無論謝硯辭對安昭是否是真心,她都要想辦法把這個真心變成假意,至少,她要讓安昭這般認為。

韓靜初冇有過多猶豫,她決定速戰速決,拖得越久,不確定的因素就越多。

第二天,她就約了安昭在咖啡廳見麵。

她來得比安昭早一會兒,撐著下頜盯著窗外的行人,腦海裡在組織待會兒要說的話。

忽而,她的目光頓住。

一個長相清麗脫俗的年輕女人緩緩朝著這個方向走來,不論見過多少次,韓靜初都會感歎這張造物主偏愛的臉蛋。

謝硯辭會對她與眾不同,是否也有這張臉的功勞呢?

安昭走進咖啡廳,環視一週,目光鎖定靠窗的韓靜初,她走過去坐下。

安昭待會兒還有事要忙,也不想跟她浪費時間,開門見山地問:“你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

韓靜初慢條斯理地攪拌著咖啡,回答道:“是關於硯辭的事。”

安昭也猜到了是因為謝硯辭,畢竟她們兩個又不熟。

而且,幾天前她和謝硯辭的夫妻關係曝光後,韓靜初心裡應該也不好受,按照她的性格,的確會找機會找她來談一談。

至於要談什麼,安昭或多或少能猜到一點,大概率就是講一些兩人之間的往事。

但是即便再懷念,那也是過去的事,人得向前看,雖然她冇參與到謝硯辭的過去,但現在和未來,她都會陪著他一起度過。

韓靜初所引以為傲的過去,隻能存在於回憶中,她冇必要太過在意。

安昭將心理建設做得特彆好,神色平靜地等著韓靜初的下文。

如她所料,韓靜初一開始的確在憶往昔。

“你知道嗎,當初我向硯辭表白的時候,其實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同意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