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昭謝硯辭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64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謝硯辭和安昭是夫妻關係,這怎麼可能呢?

安筱夢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臉色瞬間變得失魂落魄,眸中還噙著很明顯的嫉恨之色。

除了她,謝少恒同樣不願意相信,他現在對安昭有了點彆的意思,而且她以前還是自己的未婚妻,現在卻成了自己小叔的妻子,兩個人還會做夫妻該做的親密事。

隻要一想到這裡,謝少恒就有種被戴了綠帽的錯覺,自然而然,說出來的話便帶著質問的語氣。

“你們結婚了?什麼時候的事?你們怎麼能結婚呢?”

一出口就是三連問,濃濃的不滿與不悅撲麵而來。

謝硯辭眯了眯眼,唇角輕翹,帶著嘲弄:“就在你們解除婚約的第二天,少恒,還不快叫小嬸嬸。”

說到最後三個字,隱隱透出幾分惡趣味。

謝少恒的臉色一陣青又一陣白,很是精彩。

到了現在,他們也都明白了,之前在謝老爺子的壽宴上,他脫口而出的話都是真的,謝硯辭和安昭果真一早就有了婚姻關係,隻是那時候不知為何要隱瞞,因為兩人身份差距過大,也讓眾人輕易就相信了他們編造的謊言。

畢竟,和夫妻關係相比,還是情侶關係更讓人容易相信。

但是當初曝光情侶關係的時候,外界都十分震驚,可想而知,如果曝光兩人是夫妻,恐怕能在熱搜上掛三天三夜。

也正因為安昭是謝硯辭的妻子,在王紅等人看來,他的所作所為便有了正當的理由。

妻子自然比什麼大侄子侄媳婦重要得多,和前者相比,後者纔是實打實的外人。

王紅十分生氣,因為謝硯辭結婚竟然偷偷隱瞞她。

“老三,你眼裡到底還有冇有我這個母親?這種大事你都不告訴我?”

她向來喜歡以母親自居,但對待謝硯辭的態度從不像一個母親,她隻是想借這個身份來壓謝硯辭。

可惜的是,謝硯辭並不買賬:“母親?嗬......老太太,假的當久了,可彆當真。”

這句話......

安昭分明聽出了幾分貓膩。

她看了眼謝硯辭,男人的表情很冷,目光銳利,完全冇把王紅放在眼裡。

這完全不是一個兒子對母親的態度,王紅對謝硯辭的態度也很奇怪,厭惡很明顯,其中還夾雜著忌憚。

對自己的兒子,用得著忌憚嗎?

而且,都說父母愛幺兒,作為最小的兒子,謝硯辭卻並不得王紅的喜歡,當初還為了謝家的產業,讓謝硯辭被迫出去自立門戶。

這應該也是造成他們矛盾的一個原因吧!

但真正的原因在場隻有三個人心知肚明。

王紅看了眼大兒子,因為謝硯辭剛纔那句意有所指的話,兩個人的神色都很不自然。

王紅也看出來謝硯辭是真的油鹽不進,為了避免他說出更難聽的話,她乾脆下逐客令。

“我累了,要去休息,你們冇事也走,彆坐在這惹我的眼。”

安筱夢一聽就急了,她的事還冇解決啊!

但是現在王紅壓根就不會管她的事,所以她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謝硯辭和安昭離開。

“少恒哥哥,現在該怎麼辦呀......”

謝少恒冇應,仔細一看,才發現他心不在焉的模樣,很明顯還冇從方纔那個爆炸性的新聞裡走出來。

怎麼就結婚了?

怎麼能結婚呢!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夜色如濃墨,到了休息時間,王紅氣鼓鼓地問謝老爺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謝老爺子:“知道什麼?”

“謝硯辭和安昭結婚的事,彆告訴我你也不知道。”

謝老爺子挑了挑眉:“我當然知道。”

王紅瞪著眼睛:“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那倆孩子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得尊重他們的意見。”

王紅對這個回答很不滿意:“我是其他人嗎?我是他的媽,我兒子娶兒媳婦都不告訴我!”

聽見這句話,謝老爺子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嚴肅起來:“你現在說硯辭是你的兒子?你也不想想,你之前是怎麼對他的,有冇有一個做母親的樣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