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昭謝硯辭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62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王紅讓謝硯辭回老宅,主要目的是為了說教,順便給安筱夢解決困境。

但這兩件事能否成功,都取決於謝硯辭是否給王紅麵子。

按照方纔發生的事來看,謝硯辭是真的不把王紅這個母親看在眼裡。

這讓她無可奈何,但在大孫子的示意下,王紅還是不得不開口,她必須提醒謝硯辭,當初救他於水火之中的人是她和老爺子。

他對老爺子那般尊重,憑什麼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所謂“夫妻一體”,老爺子施的恩,就相當於是她施的恩,理所當然也應該向她報恩。

王紅自有一套強盜邏輯,還覺得頗有道理,所以她的語氣不自覺就帶著幾分強硬:“聽說,前幾天少恒找你求情,你駁了他的麵子?”

不等謝硯辭開口,王紅便冷哼了一聲:“再怎麼說,少恒都是你侄子,筱夢也是你未來的侄媳婦,你怎麼能為了一個外人針對他們?”

外人指的自然是安昭,她剛把手中的橘子吃完,謝硯辭問她:“還要不要?”

安昭甜甜一笑:“要。”

兩人旁若無人地說著話,可把王紅給氣得夠嗆:“老三,你到底有冇有聽我說話?”

謝硯辭修長的手指剝著橘子皮,語氣悠悠:“老太太,這些話你不該跟我說,對我而言,你說的那兩人纔是外人。”

安昭是他的妻子,是他最親密無間的人。

和她相比,謝少恒之流纔是實打實的外人。

不過這話聽在王紅耳中十分刺耳,她立刻就豎起了眉頭:“老三,你這話就不對了,少恒可是你的侄子,他可比那些女人金貴多了。”

句句不提安昭的名字,但又在句句提她。

謝硯辭英挺的眉微皺,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他嗤了聲:“你讓老爺子把我叫來這,就是為了說這些?”

謝硯辭的耐心已經快告罄,把第二個剝韓的橘子遞給安昭,麵無表情道:“如果你今天隻是想說這些廢話,我可冇耐心奉陪你。”

王紅說了這麼久都冇說到重點眼看著謝硯辭已經不耐煩眼離開了,安筱夢隻好站出來自己說話。

“其實,奶奶是想說我的事......”

安筱夢麵對謝硯辭的時候,始終心有忐忑,連大氣都不敢出。

“不知道我哪裡惹到了您,您要這般針對我?這樣做會毀了我的演義生涯的,如果我有錯我可以道歉,拜托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安筱夢的姿態放得特彆低,低到謝少恒都忍不住心疼。

他把安筱夢攬進懷中,用十分不滿的目光瞪著謝硯辭:“夠了吧!小叔,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筱夢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樣?該放過她了吧!”

這句話就很有道德綁架那味兒,要是道歉都有用,那警察是乾什麼用的?

這一次,安昭扯了扯謝硯辭的手,低聲道:“讓我來說。”

她的目光掠過眾人,最後落在安筱夢的臉上:“雖然你不承認,但你故意唆使吳翠向我動手是不爭的事實,無論你怎麼狡辯,都無法掩蓋你惡毒的心,阿硯的確是為了給我出氣纔會曝光你的醜聞,但那些都是事實,又不是憑空汙衊你,你本來就是一個惡毒的女人。”

這番話讓安筱夢心裡愈發憤怒:“你不要胡說?”-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